香港大學的派發小說:悼梁芝

誰說學生報是屬於學生的?又有誰可以肯定學生報的立場代表所有學生?

中學時,我很喜歡投稿到校報去。雖然禮物都是很無謂的小東西。但看到自己文章被刊登是快樂的。後來中學更開設了電台,我也參與過DJ工作,節目是歷史上的今天。

話。說。

六月的第一星期,任職港大的朋友給了我一本薄薄的小書,封面很簡潔,白色的底黑色的毛筆字:悼梁知。

悼良知?

這是一本小說,由港大學生報發行的悼念六四、抗議洗腦教育的小說。故事的主人公梁知,因為去追尋歷史真相,最終受到老師指摘和受到社會歧視。

我說,港大真有膽子,這麼精美的小書,是誰付錢印刷的。朋友說她也不太清楚。清楚也不告訴你啦,轉個頭「被失蹤」了的話我如何賠一個女兒給人家?

話。說。

中大的學生報,近年已被嘲為「中共學生報」。近月我每次閱讀中大學生報,怎麼都覺得很似「政治宣傳工具」?還是我和中大同學們的政見已經水火不容?

中大學生都是左派的、西環派!?

唸大學時,不知何故對學生報沒有興趣了,有些同學加入報社辦得有聲有色,現在又有點後悔。

中大當年的報社的師兄說:「校報變質了,親中了!粉飾中共!」

中七的學生說:「聽說中大校報很偏激!」

Oh My God 怎麼連不在中大的人都會有這些感覺了。

很希望中大也有好像港大「悼梁芝」一樣的、勇敢面對社會良心的作品。

至少,我也不想再在新一代「新鮮人」入中大時,再叫中大學生報為中共學生報。

好醜怪。我個人覺得。

(關注我的微博@wongkiri 面書訂閱@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