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觀賞記錄】此情可待成追憶:從『情書』到『最後的情書』一起走過的25個年頭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李商隱的「錦瑟」成為千古絕唱,乃因道盡「物是人非事事休」、「桃花依舊笑春風」的永恆唏噓。

「岩井俊二」四個字在我們這一代的心坎裏同樣也是一個標誌。

1995年、日式浪漫纏小品的極致《情書》

25年前的《情書》其實我是到近年才看的。

那時我跟電影裏面最後出現的初中生一樣,猜想某某男同學喜歡某某女同學、無憂無慮偶爾又會為輔新詞強說愁。

雖然岩井俊二的電影粉絲人數眾多,但為了避免大家忘記故事的內容,請容我重新簡單講述一次。

1995年的電影《情書》以北海道的小樽為背景。故事展開個喪禮,過身的藤井樹的未婚妻渡邊博子在遺物之中找到中學時代的同學錄。

由於聽說以前居住的地方已經變成高速公路,本着把情書寄到天國的傻豬思想,她寫了一封信寄到北海道。意外地,博子竟然收到回信。

原來回信給博子的是當年未婚夫的同名同姓同班女同學藤井樹,因為個性爽朗的女生。兩位女士成為筆友,大方的藤井樹把自己中學生涯和同名同姓男同學藤井樹有關的回憶巨細無遺地告訴了博子。

博子曾經親自飛到北海道希望能夠見藤井樹一面,可是陰差陽錯他們沒有見面。反而由計程車司機告訴博子「你跟剛才那位小姐(剛剛回家下車的藤井樹)長得很相像」。

在重溫這些早已被淹沒在時間巨輪的回憶之際,依然在生的藤井樹親身走到學校、而且在圖書館值日生後輩們的古物發現遊戲中得悉了原來以前男同學藤井樹曾經在要他歸還的圖書裏面的圖書卡親手畫上了自己的掃描⋯

原來已經過身的藤井樹一直愛着藤井樹。

25年後岩井俊二《最後的情書》

武漢肺炎肆虐之下原本一定會在香港上映的《最後的情書》還是沒有來到香港。無意間看到網上的免費資源,魔鬼引誘下看完了。

《最後的情書》跟25年前的《情書》同樣以喪禮為起點,講述已經過身的女孩子20幾年前的三角戀。

離開了白雪茫茫的雪國,電影取材地是宮城縣仙台市附近一個叫白石的地方。

回憶中戀愛故事就發生在白石城旁邊一所高中。

遠野裕里(即已過身但品學兼優、曾任中學學生會長遠野未咲妹妹)回老家出席姊姊的喪禮,發現寄給姊姊的高中畢業25周年聚會請柬。

裕里拿着請柬現身,眾人把她當作姊姊,包括當年暗戀的學長乙坂鏡史郎。

妹妹假扮成姐姐沒有講出姐姐已經過身的真相,利用書信跟住在東京的乙坂保持聯絡。因為各種的原因書信又竟然透過畢業同學錄的地址去到了位於白石未咲的老家,並且由未咲的女兒親手回信。

順帶一提《情書》的男女主角分別是豐川悅司與中山美穗,他們兩位在《最後的情書》終於結成連理,豐川悅司以死者前夫身份出現在乙坂身邊。

25年後的《最後的情書》

《最後的情書》回憶的年代是1992年的中學生活,距離2020年足足有28年。已經40來歲成家立室子女也羽翼漸豐的中年人心底裏還有的柔情似水,在電影中表露無遺。

在乙坂和裕里的回憶裏面,已經過身的未咲生前的戀愛逐漸浮上表面。

妹妹愛上學長,學長喜歡姐姐。事隔20幾年,姐姐過身了,妹妹結婚了。學長依然孤家寡人。

電影最後乙坂的心裏踏實了安然回到東京。妹妹在重溫人生歷史後也得到了釋放大方跟學長握手。如果這樣是他們初戀最終的結局,三個人的故事也算是拖了20多年才寫下了平靜的終章。

初戀是什麼?可以吃的嗎?

《情書》講述的是20來歲的年輕人追尋中學的回憶,到了《最後的情書》主角們也一躍成為40來歲的中年人。幾十歲人站在初戀情人的排位請留下男兒淚會被嘲笑嗎?

當人越成長越多牽絆,回憶逐漸模糊記憶一直重疊最初最初的戀愛到底還會歷久彌新、還是已經如殘花敗柳不值一提?

岩井俊二用前後跨越25年的兩套精彩電影提醒我們即使事過境遷生兒育女,初戀的魅力依然牽動人心,永誌不忘。

結語:

「你中學的時候曾經收過情書嗎?」晚上我問1995年出生、還未足25歲的學生L。

「也不是沒有但不流行了吧有什麼都直接在MSN裏講不就好了嗎。」

「我小時候曾經有叫做情書的電影,中學生之間會用情書去表白心跡⋯⋯」眼前的年青人、新生的一代,如果看他自己出生年份的電影是不是也能體會到岩井俊二鏡頭下的滄桑與浪漫呢?

現實之中是否每一個人到了中年依然清楚記得那最初的心靈悸動我不知道,但至少我是這樣的人。

至於永遠埋藏在我心底裏面的那個對方是不是這樣的人?也無從稽考了。

支持作者歡迎網購電子書、親臨書店或博客來訂購

日本一人旅 按此

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按此

Tags: 電影, 日本文化, 愛情, 日本電影, 愛情電影, 日本文化體驗, 日本電影影評, 電影影評, 愛情悲劇, 愛情散文, 日本文化研究, 日本愛情電影, 情書, 岩井俊二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