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見証2014雨傘革命散場後

冬天,12月11日,早上7點正準時起床,八點到達這個已經自成一國,高峰時有七千人二千帳篷的金鐘雨傘廣場。
明明是「非法佔中」卻充滿了和諧溫馨的熱鬧社區。這裡曾經有貼滿了希望和鼓勵說話的連儂牆、有雞蛋與高牆、有獅子山上的我要真普選,還有在我們的大本營對面的超巨型黃色大雨傘。這個地方看似幾十天都差不多模樣,可是每次走進去都會發現有一丁點不一樣:中信天橋吊下來的Banner每個星期都不一樣;廣告界我要真普選的氣球掛了幾天洩氣空蕩蕩的掛在半空;只有自修室裝滿了默默耕耘的莘莘學子。
1520732_10152926873047494_3314007699236931221_n
曾經有一位熱心的舊同學發起了週六週日讀書會。在我們的大本營,每逢假日就坐滿了舊同學一起討論政治歷史問題。這些十年前我們在課堂上討論的東西現在真正要應用到生活上來時竟然是那麼的沉重。
大約九點左右的時候泛民議員們坐在金鐘清場的最前線開始了靜坐抗議,周永康在此時也出現了,我在天橋上看着一些老人家聲援學生大叫我要真普選,還有年青人從天橋上撒下黃色的紙條支持前線。
1779852_10152956181462494_5105861251991938606_n
我看到了一位身穿香港大學新聞系衛衣的男生正在拍照。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是來自上海的交換生,斯斯文文的高個子,說話陰聲細氣,一看便知道是真的很有教養,再談兩句你會覺得自己很粗鄙。他問起我七十五天有沒有甚麼新的體會?除了談到有關我要真普選的基本理念之外,我告訴了他香港每一日有一百五十名內地人以家庭團聚身分待到香港,這些外來人未必有基本教育水平又或者對社會發展並沒有幫助,香港對這些大陸人的看法就好像上海同樣有排外的心理一樣他表示理解。
10847842_10153019195392494_4058299874616648717_n
這次大規模的活動舉世震驚,還看清了社會上還有很多利益者為了維護自己利益甘願 官商勾結狼狽為奸,又或者當你看到了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卻只求兩餐溫飽目光短視對現實漠不關心的一群,怎不令人心灰意冷。不怕一萬至怕萬一如果往後真的發生了令人無法接受的事情、這個地方真的住不下去的話,我可能忍痛選擇離去。
和我一起到金鐘的是一位在新加坡回來的藥劑師。他在澳洲攻讀了學位,在新加坡擔任藥劑師的工作,今次回香港是專程為了考專業試希望能在香港執業。他對上海孩子說香港是他的家,無論如何他都希望留在這個可愛的地方。
這天在近中環的位置不小心的我被地上的路障絆倒向前飛跌於三米外,傷及了左腳膝蓋,不停流血。和藥劑師朋友等一起緩步到金鐘的救護站包紮好了傷口,腿上纏着紗布的我死心不息地把這個即將要被清場的金鐘雨傘廣場依依不捨地看了一遍。
10404499_10153027986602494_282951728162407191_n
講到其中一件最吃驚的是就是80後一直看不起的90後竟然會在公共廁所搞衛生,這是我始料不及的。香港人嬌生慣養,竟然有一批年青人願意餐風飲露住在這些單薄的帳篷下忍受着秋冬寒風刺骨還有大雨淋漓,還有公認最自私自利的香港人竟然會自己掏錢捐出一大堆物資還願意發揮小宇宙創造不同的小禮物互相鼓勵—這些事完全顛覆了我對以往香港的認識,老土講一句這叫人間有情。對這個社會這個政府基本上已經是絕望、死心、悲憤、無奈,我卻對於香港未來撐起半邊天的年青人我卻有了新的體會。孩子們,你們做得很好。
也許我並不是一個有資格說「孩子們」的人,比起這些大學生們我其實沒有年長很多,在中年人老年人心目中我也是一個孩子。我坐在中信天橋下望着逐漸離開的人群,還有那些四處努力找尋可用物資、大批大批而紅白藍膠袋運走的的長者們。有個阿姨走過來跟我說:「你們將來如果有任何損傷是因為這次運動的話,一定要向政府都追討!政府欠我們這個社會的年青人太多!」
幾多個星期走在金鐘,傘下爸媽、阿姨叔叔來跟我們打氣,還有拿着拐杖的老人舉着紙牌支持年青人,每次看到肅然起敬站在兩邊含淚鞠躬年青人們,我都感動得一塌糊塗。
既然有傘,必定再聚。
10420380_10152971426537494_6873821817098896451_n
黃秋生:「《最後一夜》 無論支持也好,反對也好。讚頌也好,抹黑也好。同情也好,憎厭也好。暴力也好,反暴也好。呐喊也好,恥笑也好。被捕也好,捕人也好。流血也好,流人血也好。今天,七十五天,無論你對數字多麼無知,無論你對歷史有幾白痴。七十五天,绝對是個世界紀錄。一把一把的雨傘,一壘一壘的帳篷,撑起了一個一個的夢。多數人也好,少數人也好,他們的組織能力,創作能力,那熱情,那冷靜,面對那惡者的無畏,絕不是那堆一千幾百,吃飽了盒飯,叉雞把嘴巴撑得連話也說不清楚的豬玀做得出來的。緣起緣滅。事情總有完結的一天,但是,通了一條路成就了一個夢,就像當天的煙霧一樣,把夢通得遍地開花。看過很多人的滿面披血,堅毅的眼神,最後一夜學生的笑靨,連儂牆的充滿創意,撤離前的現埸歡樂氣氛,直像嘉年華。我肯定,他們是會再來的,就像他們所說,we will be back。但不是用這種抗爭方式,而是,成千上萬的社會精英。」

Kiri日語X文化教室: 按此

申請日本Telecom Square的Wifi 可供多人同時使用!

Telecom Square是日本公司,使用Softbank或Docomo 4G網絡暢通無阻~

http://www.telecomsquare.hk/kirisan/

更多訂酒店網站介紹:

Wego Hotel Booking

Hotels.com Hotel Reservation

Agoda Travel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Comments

    • Ho
    • December 12, 2014
    Reply

    只係一個開始,無論對人民同政府都係,要睇下一步分別會點做了

    1. Reply

      希望下一步不是清算。

    • Kelly
    • December 13, 2014
    Reply

    儘管長時間身在異地,但我仍然為”作為一個香港人”,”有香港這個家”感到自豪!

    好鐘意呢句: 既然有傘,必定再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