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縣下關市歷史漫步:平家物語最終篇】壇ノ浦古戰場 赤間神宮 平家一門之墓

山口縣,平安時代源平合戰最終回的海峽、江戶時代著名學者吉田松蔭之故鄉(2015年NHK大河劇以松蔭妹為主角的《花燃燒》就在山口縣·萩市拍攝)、坂本龍馬與其妻暫居之地、明治年間李鴻章與伊藤博文簽定馬關條約和談之處(見本網另一文章:在日本找尋中國歷史:山口縣下關市「日清講和紀念館」與伊藤博文及李鴻章的馬關條約 )、同時也是香港友人Mikko的日本留學之地。
正正由於大部分人留學都去東京大阪京都,去山口縣的人少得可憐,她的留學生活在我印象裡和大城市的確不大一樣。
北九州JR PASS 最遠可以去到山口縣,我就抽了一日整天在下關市參觀平家物語相關景點。
「祇園精舎鐘聲響 響出諸行本無常(祗園精舎の鐘の声、 諸行無常の響きあり)」⋯
今天,就為大家講一個印証人生荒謬、無常的故事,以及帶大家到三個相關的地方去。

第一站:壇ノ浦戦場

在JR下關站下車後坐市內巴士到「御裳川(みもすそがわ)」下車即可。千萬不要在「壇ノ浦」下車!和紀念銅像有一段頗遠的距離。
shimoseki_history-4
滾滾壇浦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shimoseki_history-13
shimoseki_history-14
對於一頭霧水的各位,我強烈推薦大家看NHK大河劇了解《平家物語》這個讓人感嘆世界無常、變幻才是宇宙之道的經典名作。瀧澤秀明、石原さとみ的《義經》和松山研一、深田恭子的《平清盛》都好看得不得了!
shimoseki_history-5
平安時代武家勢力興起,平家與源氏平分秋色。
平家當家平清盛挾著有《梁塵秘抄》、為人奸險有「天狗」之稱的後白河法皇號令京都,女兒嫁入宮中誕下安德天皇。
清盛曾掠奪源頼朝父、義朝的愛妾常盤御前,為其誕下一女及養育敵人兒子、戰神源義經。人生最高峰時期的平清盛要趕建宮島神社,揮動扇子連太陽也不得不聽命。
平家權傾天下,清盛兒孫滿地。然而歷史教訓非常殘酷。年青時的清盛因爲一念之仁放生的源家男兒們例如義朝正妻由良誕下的頼朝漸漸長大成人,還有表面臣服實則待機而起的近臣頼政形成源氏尾大不掉之大患。
shimoseki_history-3
風水輪流轉,長大的義經習得好武功,又聞同父異母之兄源頼朝與北條政子成婚,得岳父之力在關東勢力日增、叔父源行家及平家重臣源頼政在各地起兵,決定倒戈相向滅掉養育自己童年有父親之恩的平清盛。
在宇治平等院有源頼政討伐平家失敗自焚史跡、滋賀縣三井寺有頼政的同媒以仁王逃走的傳說,但是暫且偷安的平家威勢還是有完結一天。
壇ノ浦戦場,就是平家最後的集體葬身地。
shimoseki_history-12
平清盛早已一命嗚呼,平家後人養尊處優,孫兒維盛不成大器,兒子們與童年一起成長的弟弟「牛若丸」—也就是義經在壇ノ浦來個最後了斷。義經打敗了童年一起長大的哥哥、平家最出色的大將平知盛,身陷重傷的平知盛抱著重物投水,女眷們紛紛相繼投水自盡。平清盛正室二位尼抱著幼小安德天皇和神器投水,母親建禮門院等同樣效法。
銅像表現的就是當時平知盛與源義經奮戰場面。
shimoseki_history-6
shimoseki_history-7
2005年NHK大河劇演員手印:
shimoseki_history-8
shimoseki_history-9
shimoseki_history-10
shimoseki_history-11
壇ノ浦還有幾個炮台,這樣講的卻又是明治年間歷史了。
shimoseki_history-1
shimoseki_history-2

第二站:赤間神宮、安德天皇陵

赤間神宮大殿有平清盛建造的宮島嚴島神社影子,當天正好有法事。
shimoseki_history-34
shimoseki_history-33
平清盛孫兒安德天皇就是壇ノ浦戦場中與平家共存亡的年幼天皇,相傳皇室三大神器都一起跟著落水—不過有兩件浮起了,相傳就是這樣。
shimoseki_history-25
shimoseki_history-26
母親建禮門院、一般都相信是被救起了,從此隱居在今京都大原寂光院。即使是現在還非常偏僻的大原,還有建禮門院之墓。
在不起眼一般遊客不到的地方,有平家一門的墓,他們終可生生世世長相守,在海底龍宮過太平日子。平清盛的「仁」留下了絕路給兒孫,但兄友弟恭團結一致的精神卻可貴。
安德天皇陵
shimoseki_history-32shimoseki_history-21
後世一般推崇源氏,因為歷史最愛講成王敗寇,他們的確建立了鎌倉幕府。我個人認為源氏的成功建立在「狠」字之上,對自家源氏族人毫不留情,一旦威脅自身利益非殺之而後也快不可。
shimoseki_history-28
shimoseki_history-29
shimoseki_history-30
講得粗俗點,我尊崇平清盛有貴族大將之風,如同項羽;源頼朝如同奸人捉住時勢,近似劉邦上位講運氣多於實力。順帶一提司馬遷《史記》也把項羽計入「本紀」,視之為帝王。
赤間神宮的御守,出奇地可愛。
shimoseki_history-44
shimoseki_history-45

第三站:二位尼與安德天皇入水像

在壇ノ浦銅像斜對面的旅館花園內及赤間神宮正門對面馬路。「御裳川」的御裳其實是二位尼抱孫投水的絕命詩句⋯
shimoseki_history-15
 shimoseki_history-36
瞧,這不就是「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嗎?壇ノ浦埋葬了英雄平知盛、二位尼等平氏一門,他們無緣看到滅亡家族的小弟弟牛若丸(義經)被真正「哥哥」頼朝封鎖在腰越無法回到鎌倉、更不能想像忠僕弁慶的立往生和義經的自盡。只有壇ノ浦頭頂那輪慘白月光,見證著這人間最悲痛的故事。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