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博物館遊歷系列』東京都美術館2019:現代藝術大師Munch最震動人心的作品Scream

遙遠的北歐國家挪威首都Oslo的現代藝術大師Munch最震動人心的作品Scream來到日本東京的東京都美術館了!除此以外還有Madonna、Vampire、Dispair、Kiss等可以一次過在上野公園看到實在很方便。
預先訂購了上午9:30的門票,早15分鐘已經開始魚貫入場。這種墟冚的情況實在很誇張,另外一邊來自荷蘭的光暗影像鬼斧神工Vermeer展覽大概更加人山人海吧。

話說其實1/5個世紀之前我曾經去過Oslo,不過當年還不懂欣賞藝術品。只不過Munch在當年我還完全對藝術一竅不通的年齡(17歲)已經入學校開始學習藝術,我這些活到死都未必懂得畫畫的人實在不能比擬。
喜歡去日本看美術館的原因是因為配套做得好。分開不同的主題一步一步帶參觀者走入畫家的內心世界、自然就會身同感受—看着作品就如同認識一個新朋友。另一方面就是「寧靜」!就算去到法國或者英國的世界知名博物館都不可能看到這麼多認真地欣賞畫作、抄寫資料,並不是顧着打咭或者湊熱鬧的人群。
Munch還是很小的小孩子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然後過了幾年她的姐姐亦離開人世。或者因為這個緣故在他很年青的時候已經很喜歡提及死亡,在他30多歲的時候其中一幅自畫像就曾經把自己的手臂畫成骷髏。
Munch的父親是軍醫,但是家庭沒有很富有。歷代祖先有成為歷史學家的,不過他還是決意要成為畫家。小時候由於年少喪母可以有阿姨照顧,到了他成為著名的畫家有收入的時候還有接濟妹妹以及阿姨。
20幾歲的時候Munch曾經和另一位畫家的妻子發生了戀愛關係;30多歲的時候和另一位才華洋溢的女性來往……但是畫家認為要創作必須保持獨身,所以終其一生沒有結婚。
29歲的時候,Munch在連印象派都未能好好消化的柏林受到嚴峻的批評和中傷。亦在這個時段他的父親過世了。後來成為感動人心的驚世之作Scream就是在這個時代完成的。
「在一條孤寂的路上天空與血一樣紅。我突然聽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傳來讓我感覺不舒服的聲音,雙手掩着耳朵忍不住張大嘴巴想要叫喊出來—」
就算是笑着入去打卡去見識,看到自畫像上年輕的的畫家面容黝黑身材雪白背後是血紅的地獄火焰、再看到漸漸踏入中年的他站在路上從心底裏發出恐怖的叫喊,可能每個人腦海裏都會勾起一些不想回想起的慘痛往事。
Munch 十幾歲初初學畫畫的時候已經經常看到死亡。例如去世的姐姐睡在棺木裏安詳的模樣配上窗外生機勃勃的一片綠草如茵,評論說這是他看到死亡裏面有重生的表現。誰知道呢?
「到底生命是什麼?」Munch的作品比想像中容易領會:純潔明快心境的白衣女與代表蒼老沉痛的黑衣女中間有紅裙女和男性緊緊擁抱在一起醉生夢死;一男一女互相糾纏的Kiss系列看到的是驚心動魄可以忘卻罪惡與責任的愛情……
「每個人都試過這份徬徨、不安、恐懼、寂寞、孤獨的感情」、「與其畫坐着看書的人不如把人生中的黑暗面用畫筆繪畫出來」、「不是畫出可以看到的東西,而是畫出我實際看到的東西」、
本來已經夠吸引日本人去排隊朝聖了,竟然還有和比卡超合作推出商品……這個1月20號就要完結的展覽就更加掀起話題。我買了手機殼、眼鏡布(用來抹螢光幕)、扭了兩個扭蛋。
溫馨提示:比卡超商品只在展覽場內的商店有售,要購買的話必須憑入場券入場。
🐤🐤🐤🐤🐤
追縱おしゃれキリ教室IG
日本語:instagram.com/kirita/
廣東話:instagram.com/lomore_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