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豪華】寶塚變身體驗(不需預約、隨時參加套餐):1789年的瑪麗皇后與《凡爾賽玫瑰》 ​

第一次去寶塚駅是1994年小學時父母帶去參觀剛開幕的手塚治蟲紀念館,25年前的事了。當時父親有提過「寶塚」二字,但我不認識是什麼。
1994年後20年、寶塚成立100週年時我才在朋友推介下開始看寶塚劇。根據我的實地觀察寶塚的粉絲多數是女性,由20幾歲到90幾歲都有。場內基本上不會看見男性的身影。和現實中我也認識喜愛寶塚的日本朋友,他是40來歲的京都人。
香港看寶塚的人不算很多但MCL千秋樂總要搶票,在香港我看過兩三次包括劍心和伊利沙伯,每次去九龍灣看保證會碰到認識的人。
話說本來今天是打算去中山觀音的。在車站看到寶塚變身體驗的廣告靈機一觸有PASS又毒遊就是任性,何不直接走上去碰碰運氣?

走入寶塚大劇場Salon de Takaratsuka才知道原來不包寶塚式化妝的可以即場付錢拍。雖然一生人總要試一次「寶塚式化妝」才能死而無憾,不過專程來到價格也算接受範圍於是男女裝各挑一款。絲毫沒有選擇困難症的我馬上3秒之內決定體驗《1789 -バスティーユの恋人たち-》瑪麗皇后和《ベルサイユのバラ(凡爾賽玫瑰)》奧斯卡,兩位都是我心目中最有代表性寶塚角色。雖然我更喜歡《伊麗莎白》中的死神和《新源氏物語》中的藤壺女御,但沒化妝?不了。(而且好像沒這些選擇啊?)
有些套餐還可以背上羽根、手上拿着花牌。由於我喜歡角色們在台上的形象遠遠多過之後的歌舞表演,所以沒有挑選那個套餐。
職員首先會給你一件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橡根頭衣物,換好後就去化妝的位置用預先消毒好的唇筆幫自己畫唇。連鏡子都用玫瑰花裝飾,果然貫徹始終的豪華風格。
除了鮮紅的唇膏是寶塚娘役專用品用劇場Salon提供外化妝是自己臉上本來的妝。
第一個造型是瑪麗皇后的豪華晚禮服。攤開的裙子放在地上直徑足足有接近150厘米,大步跨進中間才知道裏面有一個堅硬沉重的裙撐撐起整件裙子。職員代把裙撐綁在身上後,那件鑲滿立體玫瑰花的裙子才可以穿在腰間。裙子都整理好之後再穿上公主袖的上衣。後面用扣子扣好之後,職員會因應每個人的身材再落夾子調節曲線。
頭上的假髮才是重頭戲,有銀色和啡色可供選擇。我相信每一個挑選瑪麗皇后造型的人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顏色吧?
第二個造型是凡爾賽玫瑰的奧斯卡。對於平常完全不知道男性角色應該怎樣表現出來的我來說相當有難度。我有一些又高又瘦的女性朋友裝扮起男性將來比真正的男人更加有型,我相信如果她們來到的話一定會技驚四座。至於真正的男士呢?不好意思了寶塚不接受男士預約。
由於每個造型的相片只有一張,所以拍攝的甫士也只有一個。職員會微調客人的動作,然後有「露齒笑」和「不露齒笑」兩個面部表情。
雖說兩個造型都是影樓景景但瑪麗皇后的甫士駕輕就熟、但到了拍奧斯卡時被重新擺了幾次:劍拿得不對、手的位置奇怪、等等。
拍完後換衣服擦走唇膏、換好衣服後20分鐘去領取處拿相片。只有實體相片兩張,沒有Data。還好世界上有手機鏡頭趁住日光拍成電子檔,美圖秀秀一下幫奧斯卡增增高—得咗!
外國人要報名寶塚式化妝體驗的話跟日本人一樣都是網上預約,不過記着要填上可以聯絡到你的地址以及聯絡電話,就算是外國的都沒有問題。至於如果不需要他們的特別化妝,可以隨時走去寶塚大劇場說你想要拍照然後揀選套餐就是了。

價錢當然也是大家十分關心的事情!

這裡的一幅照片定價7000円、再來一張追加4000円。總數11000円。
回程也和《ベルサイユのバラ(凡爾賽玫瑰)》好有緣份,遇上了作者池田理代子的阪急塗裝列車「寶夢」。本來我是坐在急行列車的車廂裏面寫這篇遊記,抬頭一望看到對面有這家列車用半秒時間衝出去然後就沒有上回自己的車了。
拍完照片之後,我在月台吹風等下一班急行⋯⋯⋯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