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觀賞記錄:比《胰臟》更加悲慘的《妳在月夜裡閃耀光輝(君は月夜に光り輝く)》

如果說高中生的絕症小說裏面《我想吃掉你的胰臟》是催淚彈的話,《妳在月夜裏閃耀光輝》是核爆式催淚彈。

兩套電影的監督都是讓人流淚不止的月川翔,如果喜歡悲劇戀愛的文藝故事情節必定痛苦得死去活來。

把珍惜的東西都拋棄了就可以更加勇往直前。

倒數一年的生命,如何能夠可以了無牽掛地走下去?女主角真瑞寫下了一個願望清單,由偶爾來探訪的岡田同學代為完成。

岡田同學最初同情無法離開醫院的真瑞,笨手笨腳地幫她達成了一個又一個無法完成的小小心願:我想吃糖、我想坐過山車、我吃巨型的芭菲、我想穿女僕服……

那些微小又簡單的願望是每一個年輕女孩子都想要的幸福。沒有辦法離開這個醫院,就唯有請求信任的人去完成。

與其在病房安靜地正待死亡,不如快樂又閃亮幸福地走完短短的一生。

真瑞的母親並不希望絕症的女兒再和岡田同學見面。因為無論是喜悅還是悲傷、任何情緒的波動都可能讓女兒的生命變得更加短暫。站在母親的角度女兒只要多活一天就有多一個被醫好的可能性,所以她無禮地驅趕了一片真心的岡田同學。

站在父母的立場,即將面臨公司倒閉的真瑞父親選擇和太太離婚,這樣才能確保女兒的醫藥費有保障。女兒懷疑自己是令父母離婚的原因,拜托岡田同學親身向已經離婚的父親詢問,最後得到了讓她安心的答案。

岡田同學的姐姐其實也在幾年前懷疑因為殉情選擇用交通意外了結自己的生命,因此岡田母親日常生活常有神經質的一面。電影中岡田母親曾經對兒子講過:「你不會明白失去子女父母的心情!」

岡田只是輕輕地說了一句:「是不明白。」

人的傷心有很多種程度,好像真瑞和光田同學從最初的普通朋友、變成知己到慢慢偷偷地喜歡了對方過程很短、又好像很漫長。

即使真瑞已經不需要岡田同學幫助他達成任何心願,岡田同學依然想辦法讓病房中的小鳥活得快樂一點。Samantha Thavasa可能男孩子不認識,不過這個日本年輕女性更是非常受歡迎的品牌。電影中的紅色鞋子是2019年品牌新作,當然也是和電影的合作商品。

如果能夠穿着這個漂亮的紅色鞋子和岡田同學去約會的話⋯⋯

買了智能手機每一次都用即時影像通訊,就好像兩個人一起外出的感覺。或者真瑞在很久以前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喜歡上這個呆頭呆腦幫她完成心願的小子,只不過到了生命最後的關頭才願意講出口。

偷偷地在夜晚走到醫院的頂樓看月亮是他們可以走去最遙遠的地方。明知自己命不久矣,但依然要把自己對對方的感情宣之於口是殘忍,也是如釋重負。

我離開世界之後的世界如何運作?我好希望能夠繼續活下去。所以以後由你代替我好好的活着,把你看到的東西留給住在你心裏的我。

在月亮下閃閃發亮的真瑞生命一點一滴在喪失, 14日後她終於寧靜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死了之後請你一定要好好參加我的喪禮。請對其他人說我是你的女朋友,我也很希望能夠驕傲地讓人知道我有一個好像你這麼優秀的男朋友。

我能夠做自己太好了。

默不作聲的岡田同學,眼神總是帶着憂鬱。 17歲的高中生活,面對病危的普通同學成為好朋友、再成為女朋友的衝擊活下來了。

以後他會代替年輕早逝的真瑞,用他的感官去解讀未來。他就是她、她永遠活在他的心裏面,直到永遠。

Tags: 日本電影, 愛情電影, 妳在月夜裡閃耀光輝, 月川翔, 永野芽郁, 北村匠海, 優香, 長谷川京子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