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古屋隱世秘景】揚輝莊聽松閣、南園北園 ~松坂屋伊藤祐民 和洋折衷 大正昭和 

覺王山駅位於名古屋市東山線,距離名駅、榮駅不到半個小時車程。代表日本語泰國親善關係的日泰寺步行幾分鐘,便會去到松阪屋的創辦人、伊藤祐民的別墅-揚輝莊了。

富可敵國的大富豪,同時潛心向佛,又是大慈善家。他的「王國」揚輝莊最高峰時是一大片山地,但在1945年空襲後留下來建築物並不多。現在就分土佈在庭園「南園」與「北園」。

揚輝莊是適合賞月之地,名字由來是「月が輝き揚がる」。

在庭園草木扶疏中,窺見日泰寺五重塔。

北園

在揚輝莊北園入口處,介紹所的姨姨神秘地說:「這裏可是名古屋最高級的地段之一!」

的的確確,住在北園旁邊,每天在家中望出去就是松松坂屋創辦人的花園啊!難怪,看看門牌都有種豪宅範兒飄過來了。

從尾張德川家(德川町大曾根邸)搬遷而的伴華樓設計者是夏目漱石的義弟鈴木禎次,高松宮曾在二樓住了一週。榻榻米房間中新建了西式房間,裝飾藝術風格還有各種搭配,和洋折衷非常出色。

園內的小神社,有幾個鳥居。

在北園的白雲橋上,現在還偶爾會有賞月的活動。抬頭一看天花,龍的繪圖上癮樣可以看見女性的樣貌。有日本新聞報章指出,這可能是屋主故意的。

旁邊還有三賞亭。這是小小的茶室。這本茶屋町的建築物,雪見障子等建築樣式反映了主人熱愛茶道、擁有一顆日本傳統之心。

茶室在1918年搬遷到揚輝莊,是莊園最早的建築物之一,現在還會有不同流派舉辦的茶會。

南園(聽松閣)

田代範圍古蹟很多。

在揚輝莊南園,有和洋折衷小屋聽松閣。

昭和初年的地圖,城山公園和末森城址清楚可見
相傳是中國南北朝的老虎
地下室的天井,在地面看是玻璃磚

聽松閣每件傢具、每個玻璃窗,每幅壁畫,都在細數主人生前旅程每個點滴。

いとう(伊藤)的縷空木雕,還有鍍金的櫃子柱。這裡是繁華飯廳。

如果住宅反映屋主的性格,名古屋東山線覺王山日泰寺附近的昭和12年建成、和洋折衷建築物揚輝莊就最體現「四海之內皆兄弟」的天下一家祝願:中、英、印、日的建築設計都融合的建築,世界上有幾多?

英式房間。

中式房間。

19世紀英國流行的田園花鳥圖案,有William Morris的風格。

轉頭一看,卻是陶瓷片的馬賽克與壁爐。傢俱是幹練的戰前英式實木座椅,還有泰國的木雕。

粉紅色的和室,完美地設置了櫃門是鏡子的衣櫥。

天井上方放了「楝札」,這是保佑家宅用的。

接下來,走入地下室印度區域了。

原來,都是旅行惹的「禍」!

貼有大量酒店貼紙的箱子,上有祐民英文名縮寫

伊藤祐民,明治10年(1878年)5月26日出生於名古屋。

伊藤祐民的名字香港人不熟悉,但香港人有一定年紀都必定知道松坂屋。松坂屋株式會社初代社長伊藤祐民,追溯上來祖先侍奉尾張織田家。由於本能寺之變失去依靠從商,伊藤吳服店在江戶時代成為了德川家御用品牌之一。

明治40年,松阪屋在東京上野開店。1923年關東大地震後雖然百貨店建築物全毀,但無阻祐民幫助災民決心。松阪屋的大眾形象也是因此建立。

涉澤榮一在明治42年曾帶同一眾日本實業家到美國考察團,祐民也是其中一人;但最影響祐民人生的旅程必是1934年56歲時的東南亞之旅。

戰敗後美國人於房子樓梯留影,這是改裝過放槍的衣櫃內

話說上野松坂屋開店後,祐民奇蹟地遇上人生重要的朋友,他是來自孟買的一位僧侶。這朋友影響他對佛教的印象,1934年的「大長征」正是前往印度、緬甸等地的旅程。

話說1934年8月31日他曾經到過香港上陸,但第二天便再起航前往新加坡。

隨行攝影師長谷川傳次郎是昭和初期有名的攝影師,旅程上拍下的照片是研究近代亞洲史的珍貴史料。

不知道祐民故事,小屋單純是史蹟;知道祐民經歷,小屋變身地球儀。

房子內的周邊歷史説明,詳細講述一帶歷史

最後是暝想室和傳説中的秘密通道,有報導稱跟汪精衛也有關係,真相只有屋主才知道了。

揚輝莊聽松閣

日本、〒464-0057 愛知県名古屋市千種区法王町2丁目15

+81527594451

Tags: 揚輝莊, 聽松閣, 和洋折衷, 名古屋隱世秘景, 名古屋隱世, 大正昭和, 日本建築, 月が輝き揚がる, 昭和, 大正, 名古屋, 松坂屋, 愛知縣, 日本庭園, 松坂屋伊藤祐民, 伊藤祐民, 揚輝莊聽松閣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東京留學、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並多次深入採訪日本各地。興趣為和服、水引、日本明治大正文學、持唎酒師資格。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及香港日本戰前交流歷史研究《爐峰櫻語:戰前日本名人香港訪行錄》(2022)、《爐峰櫻語:戰前日本人物香港生活談》(2023)。除本網站及FACEBOOK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亦透過日本語雜誌「HONG KONG LEI」推廣香港文化散步。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