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與中國古典文學:從後白河法皇到短歌行(下)

前言:2014年5月到訪了宇治源平合戰的古戰場與平等院,6月再跑到了位於高松附近的屋島這個平家慘敗之地。在航機上,我的腦海中不期然浮起了大河劇《平清盛》裡的主題曲。這一首古意盎然又充滿哲學思想的詩歌,其實來自能詩能畫的後白河法王的傳世之作-《梁塵秘抄》。

1357569043-1480946991_n

當日在機上即席寫下感想並在放到網上之前把它分享了一位朋友,進而演化成「帝王文學」的看法分享。

上篇講後白河法王,今篇講曹操。

李後主堪稱詞中之帝,以國破家亡換成千古絕唱,每當讀其《一江春水》惜其詞才,卻又慨歎其錯生帝皇之家。

平清盛勢力抬頭,鎌倉幕府政權確立,皇室權力沒落,也許在現實中太多無法控制的事情,後白河天皇亦逃遁到文學去。

相此之下,建安七子中的曹操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他機智過人通權達變,19歲通過察舉考廉成部官,然後一步一腳印地逐鹿中原。

古今有不少充滿抱負的詩人,可是到底有多少人在現實中有實踐的能力?

臨長江,觀戰船,吟《短歌行》,光想像此情景已經感受到曹操過人的豪氣。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望。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這幾句耳熟能詳,同樣描述人生苦短,借酒解愁,但在坐擁百萬大軍的將帥口中卻別有風味。

這幾句之後說: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萍。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絶。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引自詩經,原本描寫一個深情的女人在城闕等候情郎,望穿秋水仍不見蹤影,在曹操筆下卻不是指男女之情那麼簡單。

曹操等待是賢才,而不是心儀的女子。詩經中的下句「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他故意省略,因為懂得的人自然懂。縱然求賢若渴,但天下之大,不可能一個一個賢才去找。那些有能力的人為什麼不主動投靠? 把感情抒發在文字之間,又達到招賢納士的效果,曹操不但具備文才,也具備帝皇之才-他的詩才是「帝皇之詩」,而非「詩人之詩」。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