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女子的倫敦自由行◆TATE BRITAIN 500年繼往開來英國的藝術品

在英國讀過藝術史的弟弟極力推介TATE MODERN,我反其道而行走到老遠的TATE BRITAIN。無他,相比起近代藝術對500年前的寫實書作更有興趣是也。

由於展館並不大,所以預算一兩小時已經可以看完。

內裡的建築最好看就是正門的位置,也是網路上最多人貼的代表圖。

 

我來的目的其實是三幅畫作,都是1850年代英國畫師Sir John Everett Millais, 1st Baronet(1829年6月8日 - 1896年8月13日)的作品。

八年沒休息的工作展開漫長英國倫敦旅程的我偶爾發現了夏目漱石寫於百年前的小說「草枕」。一讀之下手不釋卷連續重讀兩次,何事吟餘忽惆悵?原來因爲貌似「悟」了些什麼、又好像「懂」了點什麼。
然後我拿起書本,決定去Tate Britain美術館找尋書中主角不停提及的名畫Ophelia。

還有畫家其他作品。

很希望看到真跡卻沒有展示出來的另一幅作品。

 

近看看得比網路清楚太多:

 

 

由於個人喜好問題,老是在1840年間的展館遊走,好像都沒看其他畫了。

 

 

 

 

比較想提的是這幅鎮館之寶:Carnation, Lily, Lily, Rose(Painting by John Singer Sargent)

 

這幅圖的特徵是燈籠好像閃閃發光,這種橙色在畫作中很罕見。

 

我覺得一眼望上去這是日本的提灯。於是我在美術館裡生了一個疑問:為什麼1850年代的英國會有日本的提灯?

 

日本人對歐洲史和歐洲美術品的愛不容小覷,回家在日本找到了答案:

「カーネーション・リリー・リリー・ローズ」

簡單來說在英國老牌百貨店Liberty原來在1880年代大量販售日本的白百合球根和提灯!圖中的白百合其實也是日本品種,是1886年4月買入後種出來的花朵。

好震驚也好好奇,TATE BRITAIN原來有兩種名畫都有日本有這麼深的典故。後來再經網友Wing Ki But小姐指教說:

「John Singer Sargent 會畫帶日本色彩的主題不全因Liberty 賣提燈, 他是受19世紀歐洲art movement ‘Japonisme’ 影響的其中一位畫家,當時他剛離開巴黎(Japonieme 發源地),加上受好友Monet(另一位Japonisme fans) 的印象派畫法影響才有此畫誕生。

而Tate modern 對此畫中提燈的解釋是‘Chinese Lanterns’ 不是日本提燈,但亦有部分人主張是日本提燈,關於這點有可能因歐洲人分不清兩者分別而有分歧。而Liberty的確由1875年開始賣日本產品,所以我比較相信畫中是日本提燈。」

至於日本人網提到的1886年她亦有以下見解:

 

「1886年4月買到球根‘並無資料證明,唯一提到日本lily 是wiki上一句“possibly the Japanese mountain lily, Lilium auratum” 無任何reference。

‘Encyclopedia of Interior Design’ 有提到1862年因London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日本製品第一次大量展出,而當時只是布商warehouse管理人的Arthur Liberty 對此產生很大興趣所以,布商買了一部分。Liberty真正擁有自己店鋪-Liberty’s of London 是從1875年開始,從賣絲綢布料開始發展到1883年傢具裝飾品工作室,1894成為public company大量出售日本風格的傢飾,例如lantern. Liberty 官網亦有介紹他在1875年已經擁有一堆‘日本homeware collection’

19世紀早期,中英已有茶葉絲綢交易,英國出售時鐘等工藝品,但中國工藝品有沒有import到英國並大量販賣並沒有記載。而日本開國後,藝術,衣著風格,pattern等影響很多歐洲畫家,所以有很多畫作都出現和服屏風等等。即使畫中小女孩不是從liberty買到的提燈,japonisme的流行帶來日本提燈亦不無可能。」

因為一幅畫,追根究底學到這些知識是高興的。

TATE BRITAIN

The home of British art from 1500 to the present day

OPENING TIMES

Monday to Sunday 10.00–18.00

OPEN TODAY 10.00–18.00

Millbank, London SW1P 4R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