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歷史文學散步】「嵯峨御流」花道與真言宗舊嵯峨御所大覚寺

今次去京都多了一樣和以前完全不同的興趣:看佛寺。
由於兩個月前在法隆寺挑起了對日本仏教以及寺廟的興趣,成功讀完《イラストで丸わかり! 仏教入門》後又意外地出發前得到學生借閱四大冊《沙門空海》,手不釋卷地讀完了。
夢枕貘的《沙門空海》創作力同幻想會嚇你一跳。由1988年起筆到2004年完書,剛剛由我升小學到大學畢業。
空海從唐代帶來日本的佛教稱「真言宗」,屬於日本仏教十一個宗派之一。由於在《イラスト》一書之中曾經提及過「真言宗大覺寺」是相當重要的「名刹(めいさつ)」。
名剎是什麼?慢慢再為各位分解。

從京都市中心出發最方便就是阪急烏丸/地鐵烏丸24號出口過馬路後乘搭91號巴士到總站直達大覺寺門前。回程車輛的班次不算太少,不是太難去。
大覺寺正門。

 

大覺寺去年剛剛完成1200年的祭典。
話說1200年前818年,當京都被種種問題圍困時空海鼓勵天皇抄寫佛教經文。這個動作稱為「寫經」,被認為是一種吸引德性和獲得啟示的方法。
由於這裏和嵯峨天王、後水尾天王等都有淵源,所以能夠看到一些古代藝術珍品,例如蒔絵(まきえ)的書院造建築模式都可以看到。
大概是太過冷門的景點,所以拍照的時候根本看不到人。庭園的面積很廣闊,枯山水在與水下為這裏營造了肅殺的氣氛。
現在那份經文還好好地保存在大覺寺。保存的地方是一個六角形的經堂,和法隆寺夢殿外型非常相似。
奉納著後水尾天皇1200年前的手抄經文心經殿的旁邊有清清楚楚的說明講解去年的紀念活動。
裏面除了有經文之外還有藥師如來。同六角形的建築有五種顏色的絲帶一直伸延開去,穿過大殿玻璃上面的小洞,另一站綁着法器:五鈷杵(ごこしょ)
這是日本部份佛教宗派以及西藏佛教都會使用的一種法器。
五鈷杵的相反方向有一個好像走馬燈的東西,旁邊有一個捐獻箱。我把50円投入,跟着指示把那個走馬燈轉了一轉,心中默念「請讓我在這裏結緣吧!」
說時遲那時快,在我20步不到的距離突然清清楚楚聽到有日本老婦向遊客搭訕:「漢字?分かる?意味、分かる?」「Chinese? Travel?」原來是有來自外國的人正在五鈷杵旁邊的寫經位置寫字。
於是我走過去直接跟那對看來非常徬徨的中年夫婦以及他們廿幾歲的孩子們做解畫。夫婦看來都很有教養,原來一家四口來自北京。
父親告訴我他曾經帶孩子們去西安洛陽但是沒有看到什麼古舊的東西,所以專程來到京都希望讓他們看看以前中國的佛寺原來是這個模樣。
我跟他們簡介了這個地方以及空海的事情、北京母親聽到法隆寺保留隋代佛寺建築後眼神略為傷感:「是唐代滅佛吧。」
日本人原來共有兩對夫婦,送走了北京一家四口我和四位老人家就坐在藥師如來的附近自我介紹、以及討論這個大覺寺。兩對夫婦來自長野縣,我表示之前曾經去過善光寺,未來也有興趣去上田看真田丸的城池。剛才對遊客好奇的婆婆跟我說其實他們住的上田也有平安時代留下來的東西,只不過大家都會記得戰國就是了。
場內有關「嵯峨御流」花道的展覽和說明。

能夠被稱為「名刹」的寺廟必須有庭園。

創立於唐代貞觀18年的大覺寺裏面有一個「大沢湖」,這是全日本最早的「林泉(りんせん)」。

 

「林泉」指的是有林又有泉的人工庭園,大沢湖不同凡響的地方就是直徑一公里的水池原來是模仿唐代的洞庭湖製作的!也就是說親身到訪大覺寺就可以「遙想世民當年,貞觀之治了,雄姿英發」。
在湖邊的抄經場販售品。
老夫婦和我交換了Line後互相鞠躬道別,我馬上起身前往「祇王寺」。
這是《平家物語》勝地巡禮之地,從大覺寺出發步行大約25分鐘左右。
兩個館的門票一起買會有優惠,可以預先買票啊。

嵐山大覚寺

〒616-8411 京都府京都市右京区嵯峨大沢町4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2012年起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