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崎潤一郎平安時代瑰麗王朝文學《少將滋幹之母》~日本近代文學戀母小説代表作

能跟森茉莉筆下的戀父作品平起平坐的,我認為有谷崎潤一郎的戀母小說《少將滋幹之母》。

如果喜愛《源氏物語》《枕草子》《和泉式部日記》的王朝瑰麗繪卷,《少將滋幹之母》不但不會失望,更甚者會恨恨地再度迷上這變態的谷崎。

迷戀大和和紀老師的畫風的我在閱讀《少將滋幹之母》過程中,人物早已活靈活現於眼前。藤原時平與藤原國經叔侄、平貞文(平中)、還有主角藤原滋幹彷彿穿著堂皇的直衣飄過眼前。

《少將滋幹之母》故事大概

《少將滋幹之母》故事圍繞了三代。

那是菅原道真鬼魂作祟的年代的故事了。

年老的藤原國經擁有相差50年的嬌妻在原氏卻深感蹉跎青春少艾歲月,其侄子藤原時平迷戀在原氏(北の方)美色使用奸計橫刀奪愛。

在原氏被奪後,從此跟藤原國經所生的小孩藤原滋幹別離。轉眼她又跟時平生下了藤原敦忠

老人帶着嬌妻遺留下來的小孩,讓他領已悟「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道理。然而,小孩始終記掛着年輕母親的盛世美顏,直至踏入中年某日在月夜的櫻花盛開之時重遇已白髮蒼蒼的老嫗,愛慕母親之情一發不可收拾,卻只化為天地間一聲無可奈何的嘆息。

① 平安貴族美男子的風流事

時平跟平中,就像年輕時的光源氏跟頭中將。俊俏的臉加上高貴的身份,染指女性無數。

平中在時平邸遇上侍從之君,兩次被狠狠作弄的經過,有夕霧跟柏木遺孀落葉之宮的影子。抓住了衣袖嗅得髮香,伊人卻悄悄溜走了。

② 好花不常開

藤原國經年屆70 ,凝望着20出頭的嬌妻心裏不禁這樣想:

「自己的餘生能注視著這張臉度過,便可滿足地死去,可是,讓這個年輕的肉體和自己一起腐爛掉太可憐也太可惜了。凝視著被緊緊地摟在自己兩臂間的這個寶物,老人不由產生了倒不如自己早日消失,以給她自由的怪念頭。」

~《少將滋幹之母》

現實中谷崎也曾經有過驚人之舉,把妻子千代拱手相讓給好友佐藤春夫,史稱「細君讓渡事件」。

細君讓渡事件

放手成全他人是何等心境?藤原國經知道,谷崎潤一郎也知道。

③ 真假典籍混集

故事最開頭,以熱愛日本王朝文學的人必定記得的篇章「末摘花」為首,引述平貞文(平中)這位歷史上真實存在的平安時代風流貴族美男子,然後藤原時平出場了。

這些風流男子的日常生活夾雜了大量古典文學典籍中出現過的和歌加強渲染力力以及可信性;但當中出現的《平中日記》,郤是谷崎虛構的日記。疑患似真的內容穿插是他的拿手好戲——到底平安時代的貴族美男,真的有這樣的風流韻事嗎?

④ 盛世美顏何處覓

到底藤原國經的嬌妻、在原業平之女人稱北の方的大美人有多漂亮,故事中並未有提及。但在風流倜儻的平中無比仰慕的眼神以及不屈不撓的情書攻勢、藤原國經無比的鮮花插牛糞悔意、藤原時平耗盡金銀時間精神都要得到的側面描寫,想必是嬌豔可人、蕙質蘭心的京都首席美人了。

即使在原氏白髮蒼蒼垂垂老矣,在原氏身為女人有筆墨無法形容的美艷高貴,亦帶作為母親的莊嚴肅穆。分離數十載的兒子少將滋幹在月銀如水晚空下依然神為之醉,想必其氣質高雅不輸落櫻繽紛矣。

⑤ 戀母的少將滋幹

跟光源氏有類似的經驗,少將在年少時已經沒有母親。光源氏戀人貌似生母桐壺更衣的藤壺女御、收養酷似藤壺女御的若紫,回歸到起點還是追尋跟自己母親相似的女性。

少將跟母親分開后,總算還有幾個見到母親的機會。雖然父親讓他跟蹤到墓地看年輕女屍,但依然無法擺脫對「母親」的思慕與迷戀。

光陰荏苒,認出了出家為尼的山中老嫗原來就是焦思夜想的美麗母親,少將的人生終於完滿落幕。

芥川龍之介曾經講過在日本文學家中,對古典文學如數家珍的除了森鷗外,恐怕就是谷崎潤一郎。此話不假。

讀過谷崎作品不下7、8部,他的唯美和風主要體現在後期作品。《陰翳禮贊》《細雪》足以「如詩似畫」形容,生怕稍一不慎都破壞掉谷崎筆下美麗世界。

46歲的谷崎潤一郎

但是讀谷崎作品總不能只顧及唯美的畫面,皆因世界沒有完全美麗的東西,美麗的背後藏着醜陋;美醜善惡本是相輔相成,對立而統一。

藤原國經面對腐爛的美女屍體是這麼說的:

「修不淨觀,就會悟出人的種種官能之樂都不過是一時的迷惑而已,對於曾經眷戀的人也不再眷戀了,美麗的東西,好吃的食物,好聞的香味等也不再感覺好看、好吃、好聞了,而變成了污穢不堪的東西。」

~《少將滋幹之母》

谷崎獨樹一幟之處在於揭開人類內心深處隱蔽角落中醜惡的部份,同性戀、戀足、戀物、戀母、少女崇拜、女性崇拜,通通皆可成谷崎作品的題材。他把自私、殘忍、變態、各種違反社會道德之物恥而不羞娓娓道來,在字裡行間無聲的狂妄中演繹出美感。

人不能只接受美好的事物而抗拒醜惡的事物,只有接受醜惡的事物,才明白美麗並非永恆。珍惜眼前的美麗,接受腐敗殘破,一切俱是自然,生生不息。

延伸閱讀:

Tags: 日本文學作品, 藤原時平, 文學, 平貞文, 明治文學, 藤原滋幹, 大正文學, 紫式部, 谷崎潤一郎, 光源氏, 源氏物語, 戀母, 菅原道真, 唯美, 日本耽美文學, 耽美文學, 耽美小説, 昭和文學, 平安時代, 枕草子, 文學家, 和泉式部日記, 日本文學, 少將滋幹之母, 文學巡禮, 藤原氏, 文學之旅, 藤原國經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東京留學、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並多次深入採訪日本各地。興趣為和服、水引、日本明治大正文學、持唎酒師資格。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及香港日本戰前交流歷史研究《爐峰櫻語:戰前日本名人香港訪行錄》(2022)、《爐峰櫻語:戰前日本人物香港生活談》(2023)。除本網站及FACEBOOK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亦透過日本語雜誌「HONG KONG LEI」推廣香港文化散步。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