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觀賞後感【愉快星期天】黑澤明對貧窮情侶的描寫

說過由於不喜歡暴力相關的電影,所以黑澤明的電影我都由其他類型開始入手,而當中除了生之慾和我對青春無悔外就是愉快星期天。

感覺毎日映画コンクール監督賞1947年『素晴らしき日曜日』是一套比較少人留意的電影。大約兩個小時的片段裏,着重描繪了一對戰後的貧窮的戀人星期天的活動。在戰後的東京到處也是荒廢了的地,由於社會經濟尚未完全復甦,當時的物價相對依然對很多年輕人來說也比較貴。

那只有35日圓的一對戀人大約就是現在的3500日元。一個星期天可以做什麼呢?電影中慢慢描述了他們如何善用這些錢,在城市裏享受他們兩個人的星期天。電影中有非常多的慢鏡頭,反映着當時戰後的東京城市中的景象以及社會上的細節。例如黃牛黨、例如窮人和富人之間的差距、例如街童。還有就是男主角居住的環境惡劣、強差人意的小公寓。

當一對戀人百無聊賴在街上閒逛時,男主角提出希望女主角到他的房間去。女主角借故推搪,男主角感到生氣。聞說這一段有關男主角暗地裏向女主角求愛的片段在當時的電影裏是非常創新和大膽的。在今日看來女主角未免太過矜持了,還要動不動就為了被求愛這種小事流眼淚。不過也許在六七十年前的日本,這才是主流的大和撫子,溫柔的日本女性吧。在今日跟一般普通的年青人談什麼婚前性行為、貞節似乎就比較落伍了(?)老實說如果不是因為電影的介紹有特別強調這一段,筆者根本沒有為意到這一段原來竟然是非常創新大膽的。

在荒野裏兩人幻想着未來能夠開一間小小的咖啡店,越說越眉飛色舞。兩個人都對前景充滿着理想,在當年還能夠有這種的夢想算是一種比較積極樂觀的態度,或者這一種描寫也能令當時的人對現實生活產生盼望。可是貧困的情侶啊,樂觀或者並不能解決問題;然而不樂觀就更加無法解決目前的窘境。

又到了另一個公園的講台上,兩個人靜靜地坐在石階模仿演奏會的情景,用幻想和積極的心驅走了寂寞。兩個人就這樣把時間打發着,一直到坐上火車的一刻。

要是對日本戰後的情況沒有足夠的了解或者比較着重物質的話,可能會對這套電影完全提不起興趣。講到沒有錢的生活,講到拍拖一定要有錢,這部套電影實在是給了現實狠狠的一記耳光:有錢的人或者怎樣都不快樂,因為他們不滿足。快不快樂和有沒有錢並沒有絕對的關係,只要有夢想,只要對未來有盼望,沒有錢兩個人一樣可以過着幸福的拍拖生活。

試過曾經有人問我如果拍拖沒有錢怎麼辦。假定你不是窮到沒有飯吃又想要過得輕鬆一點,最先要放棄的不是自尊,而是對錢的執着。沒有錢一樣可以有尊嚴,但是當因為了沒有錢而覺得自己沒有自尊,那就是代表錢已經買起了你的自尊。兩個人拍拖不一定是要花費巨額的金錢才能得到幸福和快樂。

這議題由非兩性專家的我來說比較不合適,或者看看這套電影會有點覺悟?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關注Blog主Twitter:https://twitter.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