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健·土屋太鳳】讓晴天之國流淚的《8年越しの花嫁(港譯:跨越8年的新娘)》超脫頑疾的奇蹟

當對佐藤健的印象留在浪客劍心很難想像轉頭會變成一個岡山縣的車房仔,對惹上頑疾的未婚妻不離不棄多年。電視台上的土屋太鳳美女形象深入民心,看到其脂粉不施、插滿喉管在生死之間徘徊掙扎的造型亦相當觸目驚心。

 

幾年前日本網上出現了一個民眾之間的話題:橫跨八年的婚禮。這個在人海之中小小的傳奇沒有被淹沒在瞬息萬變的網路世界,反而成為了口耳相傳的都市傳說。原裝故事大團圓結局,而且終於成為了電影,就是《跨越8年的新娘》(日語版:8年越しの花嫁)。

打破平凡幸福的警鐘

一對普通的情侶經過相識與熱戀之後談婚論嫁,約定來年的識紀念日——3月17日結婚。一切來得太自然太平常,每一個城市裏面都有的幸福故事。

女孩子在某天突然之間失去了意識和記憶,着進了醫院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醒覺。電影裏面簡單說明原因是身體免疫系統對卵巢腫瘤產生了抗體?然後由於免疫系統的問題所以腦部也受到影響。面對不知什麼時候才會蘇醒的未婚妻,男孩子雖然痛苦但一直在身邊無怨無悔地支持。

一直支持著男孩子的上司及同事們

經過漫長的歲月裏孩子終於甦醒了,可是無論如何也想不起和這個男孩子有關的一切。不過不要緊,在長年累月的相處之中,女孩子透過以前寫下的筆記以及拍攝的片段重新愛上男孩子,然後在八年之後的3月17日成功結婚。

現實裏面的戀人在成婚之後一年生了一個男孩子。慶幸在當初醫生建議摘取卵巢子宮的時候,母親極力提出要保留女孩生育能力才能其後成全這個「相對」幸福的結局—為什麼說是相對幸福呢?因為女孩子最終還是要輪椅代步了。

幸福從來不是必然

兩個人能夠幸福走到最後其實需要極多的運氣。戲院看到本來清秀漂亮的土屋太鳳不施脂粉躺在病床上插滿喉管,有些觀眾竟然笑得出來!無他,或者這些觀眾實在太幸福,還未親身經歷過生死之間的掙扎。

看電影的時候我的眼淚不由自主有五次流下來。並不單純是因為被電影裏面的男女主角感到,而是讓我回想起我自己這些年來住醫院的時候年老父母對我的照顧、朋友的探望、那可怕的冰冷的MRI、當然還有少不得就是身上插滿喉管披頭散髮的時候自己也不想照鏡的那個場景。

或者和普通人看電影的角度有些不一樣,我留意到電影裏面花了很多時間在醫院裏面,女主角搬過不同的病房、床邊插着人家送的鮮花以及小禮物。這些細節位做得非常出色,出色得讓我回想起多次留院做手術的經驗。

如果觀眾之中的各位有過惡病纏身的話,看《8年》大約也會回想起人生中惡夢連連的日子;如果沒有的話請不要笑,因為身體健康是來自上天的恩賜,健康很寶貴但不是人人都擁有。

病人才是最難演的角色

如果看的是偶像,大約佐藤健在香港的粉絲遠遠比土屋太鳳要多。但如果數電影裏面的演技,我個人認為絕對不可忽視女主角。

最開初的半小時裏兩個普通的年青人從相識到相戀情節內容比較沉悶,由於都是年青情侶所以對演技的要求沒有很高,尤其是平常在綜藝節目已經活潑可愛的土屋感覺就像是「做自己」。

飾演一個醜陋的病人並不容易。看到土屋身上插滿喉管扮演一個失去異意識的病人,偶爾的微笑、眨眼、流淚,就會發現電影裏面的靈魂人物就是她。對於情深一片的佐藤健我沒有什麼特別大的感覺,不是因為他太過靚仔覺得虛無縹緲不似現實;而是情深一片的男孩子電影裏面大概都是這個模樣。可是悲慘的女主角卻有多種展現,需要非常精湛的功夫才能把可憐的病人每一個神情捉得絲絲入扣。

從《世界中心呼喚愛》到《跨越8年的新娘》

從來悲情戲似乎都是日本愛情電影一個主流。十幾年前的世界中心呼喚愛贏得香港人的眼淚,那時我也看着電影心裏面想這些不幸並不會在自己身邊浮現。直至十幾年後人生開始有些經驗就會知道人生無常,奇蹟不一定會出現,但是堅持下去或者就能夠遇到。

我有一位很好的女性朋友的弟弟在伊利沙伯醫院也昏迷四五年了,弟弟的女朋友好像還在男孩子的身邊。奇蹟或者隨時都會在我們身邊發生,只是我們先要相信、願意去付出、再去等待。

附送真實故事的男女主角: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