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辰戦争150週年】會津若松市內「鶴城」「藩校日新館」「幕末人物角色扮演」歷史之旅

1868年,日本近代史最最最重要的一年。戊辰戦争和明治維新,都是1868年。

鹿兒島外國遊客之中以香港人穩佔榜首,佐賀也不弱;去年我有落力向大家推銷高杉晉作和吉田松陰老師的山口縣萩市、NHK大河劇《花燃ゆ》之地。2018年這個重要的日子我推介大家可以去山口縣、鹿兒島縣、佐賀縣和高知縣看他們慶祝「明治維新150周年」—連電視節目都有說他們要來一個「新薩長土肥同盟」大搞歷史旅遊。

按進去看我的 山口縣長州藩 歷史之旅 

不過今次的主角可不是歷史上得到勝利的一方,而是悲劇英雄色彩濃厚的東北會津。

從郡山站新幹線下山,轉搭JR磐越西線在會津下車前會經過野口英世故鄉「豬苗代」。總站會津下車就對了。

來到《八重の桜》山本八重、新島襄的會津,看看由原本的京都守護職瞬間變成「朝敵(朝廷敵人)」的會津藩—福島縣迎接「戊辰戦争150周年」。

「義の思い繋げ未来へ」

走在這個歷史小城的街頭,紀念戰爭150周年的宣傳品上都寫着這句「以忠義之心聯繫未來」。到底這個歷史小城曾經經歷了怎樣的故事呢?

首先為大家介紹最簡單的交通:

今次介紹的景點可以使用車站前不同的巴士直接前往:1號站ハイカラさん、4號站的みなづる號。建議可以在車站內的旅遊觀光中心拿取資料再決定時間行程安排。

我還有一個很想去的地方叫飯盛山,是當年少年軍悲壯殉國之地由於沒有時間只能下次再去了。

景點1:鶴城歷史博物館(2017年11月到訪,所以是秋天景色)

當年被摧毁得體無完膚的紅色瓦片會津若松城池今日已經改建成為博物館。

在日本的城堡之中他最廣為人知的除了是白虎隊一役外就是使用紅色的瓦片。

以下來為大家說一個簡單的小故事,讓大家明白為什麼會津不喜歡明治維新,討厭新政府。

1651年家光臨死之際把正之喚到枕邊,將四代將軍德川家綱託付給他。正之感念家光的重視之恩,在1668年時寫下了「會津家訓十五箇條」,其中載明「會津藩是為了守護將軍家而存在,如有藩主背叛則家臣不可跟隨」,後來的藩主與藩士們都遵守這些條規,一直到幕末的藩主松平容保也持續遵守這項遺訓,因此後來幕末時會津藩成為佐幕派的中心。

幾百年後到了松平容保一代會津藩來說,所謂明治新政府(薩摩和長州藩)是政變、反賊;最慘對方還用錦御旗,官軍變賊軍。自己一片丹心得到什麼回報?朝敵。會津變成了朝廷的敵人。

如果明白薩摩、長州和會津的關係,大概就會明白為什麼同樣是150周年及使用不同的詞語作為重點。「明治維新」150周年,同樣也是「戌辰戰爭」150周年—你們建立新政府,可是我們會津一直忠心耿耿輔助幾百年的德川幕府卻正式滅亡了。

順帶告訴各位,其實會津並不是獨力奮戰反對明治政府的。基本上當年整個東北地區都建立了同盟反對新政府,不過在眾人之中戰況最慘烈的就是會津。東北出身歷史學家半藤一利在著作《幕末史》裏面就詳細說明了作為東北人士對這場戰爭的立場以及所謂新政府英雄的看法。

如果各位有興趣可以參看這本書、或者直接跳去看我寫的閱讀報告:半藤一利《幕末史》

景點2:去七日町參加免費角色扮演吧!

走在「七日町駅」街頭不難看到免費借出變身服裝的店舖,隨時都可以變身成幕末的英雄人物。

服裝都是免費提供,只要跟職員講一聲就可以穿上。不過由於這並不是租借服務所以拍照之後就要馬上歸還,不要阻着其他遊客參加活動。

今天我就讓大家看看我在七日町駅旁邊的旅遊案內所借來的服裝,角色扮演會津幕府年代末期歷史相關的人物造型:

土方歲三、近藤勇、斎藤一!

景點3:會津藩校日新館

從車站乘搭30分鐘就可以到達位於山上重建的日新館、會津藩藩校。會津子弟尊孔子為萬世師表、學生能文能武。無論是詩書易禮春秋、天文火槍還是弓道,都是學習之列。

佐久間象山、吉田松陰也曾到日新館見學。
戊辰戦争時寧靜藩校曾充當臨時醫療站,被摧毁後重新建立的就是這裏。

150年前的1868年鳥羽伏見之戰後會津改用法式軍制,用年齡和家世劃分不同隊伍:武家男子18-35歲為朱雀、36-49歲為青龍、50歲以上為玄武。白虎隊是16、17歲的藩校日新館在學少年,原本並不需要出征。

最初朱雀為前綫、青龍守護國境,其他主要為城中警備。可是當戊辰戦争戰場移到會津後戰況慘烈,藩主松平容保下令白虎隊都要出征。

少年よ、大志をいだけ!

少年們、心懷壯烈的理想吧!

這就是綾瀬はるか的NHK大河劇《八重桜》的悲壯故事。當會津城也成為戰場,不分男女老幼全力浴血奮戰,最後在飯盛山上的白虎隊們眺望熊熊烈火中的會津城以身殉國。

感想。

當京都、高知、佐賀、鹿児島、山口在大喊「明治維新150年」時,會津的觀光地小旗子寫的是「戊辰戦争150周年」。

讀史老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從來只見新人笑,那聞聽得敗將哭。

所以150年之後勝利者在大肆慶祝全世界人都以為日本在慶祝明治維新150周年,這邊也有不屈不撓的會津繼續記掛「義」這一個重如泰山詞語。是落後嗎?是跟不上時代嗎?有些事情可不是用現代化就可以一筆勾銷的。

興建高鐵、使用普通話、中國統一不也是大勢所趨嗎?為什麼香港人依然要做無謂抗爭?
雖然話題扯得有點遠,這就是人的心。明白這份心情就會略懂會津當年的想法。

最後,想看看更多會津藩相關歷史資料可以看看這條連結:

http://www7a.biglobe.ne.jp/~jigenji/aiduhan.htm
Tags: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