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本與基督教】天草四郎故鄉:「潜伏キリシタン」基督教的東方奇蹟-崎津教會(世界文化遺產)

549年從葡萄牙里斯本出發的Francis Xavier(沙勿略)、在日本南部九州的鹿兒島登陸成為踏上日本九洲的傳教士。

Xavier發現日本人普遍信奉佛教,對天主教完全不認識。Xavier需要了解日本的文化和風俗習慣才可以令日本人了解天主教。對於當時白人傳教士來說不信天主的國家便是蠻夷國家,他們是代表神來拯救他們。

千里迢迢來到亞洲這個對他們來說是未知的世界,充滿瘟疫以及危機四伏的環境鍛練他們的心智。當時就算為了宗教犧牲自己的性命也是天國的道路越走越近的明證。

傳教士會先向地方大名進行遊說,大名們對西洋文化感興趣而且進行海外貿易可以獲得龐大利益,因此島津貴久和大友宗麟也批准傳教士進行佈教。

傳教路線亞洲東端的日本保持信仰天主教共有12座相關文化遺產。而傳教最熱烈的地方,就是長崎和天草。

有關長崎的400年基督教發展血淚史可以看本網另一篇文章
*留意!

對於「隠れクリスタン」一詞是否可以翻譯成為隱藏「基督徒」還是要改為「天主教徒」,香港教育大學歷史教育學科李志烺先生有以下建議:

「基督徒係所有Christians 嘅總稱,包括天主教徒、新教/抗議教徒 (香港語境下嘅「基督徒」)、聖公會徒同東正教徒。」

本篇所講的基督教,是指現時的天主教。所以圖片中會出現聖母。

最初知道日本會有舊教堂是2013年去長崎的時候參觀大浦天主堂。

1570年大村純忠簽了開港協定,長崎成為貿易港口、天主教發展不俗。

直到1596年10月發生西班牙船艦「聖菲利浦號」漂流至土佐國的聖菲利浦號事件,豐臣秀吉再度於12月8日頒布禁教令。
豊巨秀吉其後害怕外國勢力坐大,發布「伴天連追放令」禁止傳教,透過檢舉身邊的基督教教徒可以獲取獎金,無論日本人還是洋人無一例外。

當時繼耶穌會後進入日本傳教的方濟各會非常活躍,不理會禁教令繼續佈教,故京都奉行石田三成下令逮捕京都內的方濟各會的傳教士與基督徒,並予以處刑-26位基督徒殉難了,但是九州各地仍然有隱藏的基督徒零散在不同的地方,包括熊本的八代、天草、長崎的浦上等等。

到了江戶幕府年間禁教進入了白熱化階段,1617-1644年間長崎和崎津共有75名傳教士被殺。偷偷保留信仰的人連同其他領民於1637年在飢饉和重稅下武裝起義,史稱「島原之亂」

天草四郎的故事就是這段歷史改篇,由於傳說他會妖術(?)所以現代創作的遊戲、動漫、電影中的他都會點法術。我還沒看但有興趣的就是《魔界轉生》。安彦良和《麗島夢譚》中也有他的故事,但我還是零進度。

在崎津天主堂邊有一間很小的資料館,這裡有簡介崎津的故事和展出歷史文物。

被喻為世界宗教史上的奇跡

合上雙手,一絲的亮光代表的希望。

隱藏在小漁村的宗教信仰,一切都得偷偷摸摸。

1614年高山右近因堅持宗教信仰在德川家康的禁教令生效後被流放至馬尼拉,高山右近到達馬尼拉時受到當地總督和市民熱烈款迎,但由於年老力衰和水肚不服,到埗不久便在當地病逝。

其後還發生了1619年的京都大殉教、1622年同樣發生在西坂的元和大殉教、接着就是1627年起連續四年的雲仙地獄迫害:例如以「踏絵」方式去找尋隱藏在民間的基督徒。

現在在長崎「日本二十六聖人紀念館」有一幅聖母瑪利亞的「踏絵」,當時政府強迫文中踐踏聖母瑪利亞的圖像,表現自己並不是教徒。

回到正題,雖然當年困難重重放棄信仰的日本人是有不少,但除了崎津日本各地都有信徒繼續偷偷摸摸地保留信仰。

到了幕末長崎大浦・山手地區作為人居留地,1865年建立了崇拜主的地方:這就是長崎現在成為名勝的大浦天主堂

2013年秋天去過大浦,今天去的是位於熊本市開車去單程都兩個半小時、位於天草的﨑津集落。

崎津教會,最初是1569年建立。

這小小的漁村曾經潛伏了秘密偷偷繼續信教的教徒,相傳還在貝殻内側的紋理發現聖母瑪利亞而感蒙恩寵。漁村孕育了獨特信仰,和本來的宗教如崎津諏訪神社平分秋色、共享信仰空間為其特色。

2012年「天草市﨑津・今富の文化的景観」被指名成為「国の重要文化的景観」,而「天草の崎津集落」亦在2018年7月登錄世界遺産。要數崎津教堂特色,一定是榻榻米。雖然是外國的宗教,卻使用解和式的佈置和習慣。

講了半天長崎,其實崎津這歌德式教堂由長崎建築家鉄川与助設計,明治以後重修三次,現在看到的模樣是1934年法國人傳教師重建的樣子。

去完崎津去長崎,然後要去什麼地方呢?大家也去想不到會是澳門大三巴吧!

大三巴後的小小博物館有介紹由日本逃難過來的傳教士。三個地方連結起來就是一個更全面的圖片了。

延伸閱讀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