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丁新豹遊歴史名城:日本最古老佛像「飛鳥大佛」與千年前蘇我入鹿首塚(及其怪談⋯) ​

丁新豹在法隆寺如數家珍講完李唐滅佛全國伽藍(佛寺)消失殆盡後,吃過午飯就出發往奈良另外的歷史名所:飛鳥大佛。除了代丁公給大家講歷史故事外,我會以日語老師身份再補充本篇幾個日語詞彙的趣聞。

最後當然是講真實的首塚的鬼故事了!

如果1500年前的首塚鬼魂出現了怎麼辦?

首先我們由時代背景開始講起⋯⋯

飛鳥時代的確實年份有兩種說法

第一個說法是592年~710年的118年間;另一個講法是聖德太子推古天皇攝政593年到持統天皇藤原京遷都的694年102年間。還有一點大家可能沒有為意—飛鳥時代和古墳時代是有重疊的時段的。

聖德太子・蘇我氏・推古天皇、還有之後的天智天皇到天武天皇就是結束部落分散統治、成立統一國家政權的重要時代了!

奈良明日香村飛鳥寺與飛鳥大佛

在約1500年前的推古4年(596),在支持及保護佛教的蘇我馬子立志下飛鳥寺作為日本首座真正的寺院落成了。這是一個由三金堂包圍著塔的大型寺院,同時被稱為「法興寺」或「元興寺」。

在平城京遷都後,奈良興建了新的元興寺。為了識別兩寺,飛島這寺院就改稱「本元興寺」。可是到了鎌倉時代,奈良大半的伽藍(佛寺)都在大火中燒燬,現時我們看到的本堂是江戶時代重新建築的。

參拜飛鳥寺時要看什麼?

飛鳥寺內本尊的「銅造釈迦如来坐像(重要文化財)」是創建時期的飛鳥時代作品。此佛像是現存日本最古老的佛像,暱稱「飛鳥大佛」。

飛鳥寺西側有「蘇我入鹿首塚」,現在被稱為「五輪塔」。境内還有山部赤人歌碑。

現代的飛鳥寺宗派屬真言宗豊山派。

飛鳥寺的首塚主人—蘇我入鹿是誰?

蘇我 入鹿(そが の いるか)是蘇我蝦夷之子、奈良時代的豪族。他本是當年大和朝廷的大臣,在朝廷呼風喚雨。乙巳の変後蘇我氏被打擊,從此失勢滅亡。

『日本書紀』對入鹿的事績定義為「蘇我氏越権行為」,還有就是對古人大兄皇子皇位継承準備的批判。實際上蘇我氏本來是開明之士,他為了防範唐和百濟的入侵出過一分力。根據考古遺址「上の宮門」「谷の宮門」的發掘,武器庫遺址和武器亦有出土。除了派遣遣唐使去唐土學習,蘇我氏對唐從不鬆懈,長年警戒嚴防唐向日本派兵。

入鹿暗殺事件從來都是蘇我本宗家滅亡之關鍵。近年,史學界有意見認為改革主導權爭奪戰中蘇我氏和皇族及反蘇我氏勢力的拉鋸正是暗殺契機。

日語教室:讀音「あすか」&「いるか」

飛鳥大佛位於明日香村,「明日香」和「飛鳥」日語同音唸「あすか」,所以明日香村自然是和飛鳥時代有關係矣。

在上文大家會看到「蘇我入鹿」的「入鹿」唸「いるか」,竟然和「海豚」同音。

對於這個讀音有兩派不同的議論。

明治学院大学教授武光誠認為飛鳥時代尚有大自然精靈崇拜思想,蘇我入鹿用借海神之力故名「海豚」;京都府立大学門脇禎二則認為中大兄皇子(後の天智天皇)和中臣鎌足(後來的藤原鎌足)故意消去了政敵真正名字,以「入鹿」這種動物為名侮蔑他。

兩派的講法分別解釋了「讀音」和「文字」,但卻是完全不同的意見(敬畏自然與歧視動物)

講到敬畏自然,就是講靈異世界的時候了。

首塚的迷信與蘇我入鹿的鬼魂報復

日本怪談大師夢枕貘的《陰陽師》系列中有「首塚」一故事,講述被斬的頭顱在半夜飛來飛去好不嚇人。而且這些妖怪由於脖子以下沒有身體,怎麼吃(人)都不會滿足超恐怖的。

所以今天順利和大家一面在奈良看真正的首塚、一面講鬼故事。

飛鳥寺內西面向山方向有「入鹿首塚」剛才已講過;至於蘇我入鹿邸跡亦在2005年被發掘出來。

可是在全國最好吃的和牛勝地、三重県松阪市飯高町舟戸也有一個「入鹿首塚」的五輪塔,為什麼呢?

原來,蘇我入鹿的頭顱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飛到三重縣松阪市當地的高見山去了!村民有見及此,把其頭顱厚葬紀念。

這高見山從此就發生了怪事:但凡拿著鎌刀進山保證會受傷而回!村民說這是因爲殺害蘇我入鹿的中臣鎌足的「鎌」字觸動了神明被報復的緣故。

我大膽假設大約幾百年後的平安時代首席陰陽師安倍晴明也會知道蘇我入鹿的故事。我們看著的首塚和陰陽師看的是同一座,豈不快哉?

飛鳥寺及蘇我入鹿首塚交通

近鉄 橿原神宮前駅東口から
明日香周遊バス「飛鳥大仏前」下車 徒歩1分
入場料350日圓

溫馨提示:自駕遊不會特別便宜,泊車料金小型車500日圓、大型旅遊巴3000日圓。

官網:

全國堆一以蘇我入鹿神社:入鹿神社求學問
其實,蘇我入鹿是秀才、而且死後化鬼頭顱還有力量由奈良飛到三重⋯⋯因此想頭腦好,就要去拜!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