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繪中的乳房與西洋裸體畫走入明治社會

台灣最近上映北斎的電影,早前香港也上映了。

當草間彌生的南瓜跌入海中都會變成 #葛飾北斎コラボ草間彌生 ,江戶時代與21世紀聯合的作品實在太有趣了。除了 #富嶽三十六景 如一個大浪撲過來的「神奈川沖浪裏」和驚艷赤富士「凱風快晴」,沒有什麼人會掛在嘴邊卻一定有印象的北斎作品大約是浮世繪春宮畫作「 #蛸と海女 」,這是北斎春宮畫於文化11年(1814年)的代表作。

如果大家有看過浮世繪春宮圖,可能都會察覺當時 #畫師對女性乳房的着眼度並不高 而且現代的 #爆乳 並不是古代的審美標準—並非本人博覽群畫得出結論,此乃閱讀日本成人電影研究家的 #安田理央 書籍後的「頓悟」。江戶時代前期到中期的浮世繪畫師 #西川佑信 曾經在畫集《 #繪本百人美女 》中列舉當時美女的各項條件,閃耀着濕潤光澤的「眼露相」、雙腿內側如棉花般柔軟的「綿包腿相」、腰線如風中搖曳的柳葉「風柳腰相」、連腳跟都要淺紅李子的「李滿踵相」——還是疫情好,大家戴口罩都是美男美女,做江戶時代的美女比現在困難多了(笑)。

與現代日本大相逕庭的是「 #雪色平胸相 」,肌膚勝雪不在話下,#女人最緊要平胸 。貧乳固然現代都有有支持者,但講起日本性感女星普遍都會想起巨乳。

江戶時代中期的雜俳(形式相對自由的俳句)亦曾經出現過「稍攫即消逝傾城之乳」,歌頌彷彿一碰到就會消失的貧乳。原來在江戶時代詩人與畫師心中,#貧乳是王道 。春宮畫男女的臉孔都沒有顯著差異,體型也相去不遠。男女分別僅僅以身上穿的衣服和裝飾,還有 #畫得細緻到近乎誇張的生殖器 本身來展現。

安田理央提出或者在當時日本人眼中,生殖器以外的男女分別第二性徵並不重要(當然也許是因為營養問題,男女肉體都沒有充足發育)。生殖器不是畫得超級誇張,就是塗上顏色,非要你留意這個部位不可—至於乳房,似乎被忽略了??可是,畢竟江戶時代浮世繪畫師都已作古幾百年,到底他們每一位有沒有對乳房有任何想法只能去天國做訪問。

有部份畫師似乎也喜愛繪畫乳房,其中知名的就有 #喜多川歌麿 。網上搜索他的作品,偶爾都會看見衣衫不整外露乳房的女性。雖然有各種各樣現代人看完都會面紅心跳的春宮畫在浮世繪作品出現,但是 #現代西洋風格的女性裸體畫作 到了明治時代一旦登上大雅之堂,卻被社會以及媒體鞭撻得體無完膚。

1884年前往法國的 #黑田清輝 本來為了學習法律,卻在巴黎受到啟蒙轉身成為畫家,師事Raphaël Collin。1895年他在日本第四屆內國專業博覽會上展覽的「 #朝妝 」可能因為太寫實了,我們以為很開放的明治日本人竟然突然道德感滿滿,批判作品猥瑣淫褻。這是因為當時普羅大眾還未懂得從美術角度欣賞裸體作品吧。

圖:#鳥居清長 的作品「女湯」。有評論指出,右邊第二位女士身上的布有可能是後來加上去的,以我所知未有定論。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