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飛鵝山上的中秋:兔子面具與浴衣

今年中秋,好友跟日本藝術家買了一個 #兔子面具

以往我們看到的日本面具通常都是狐狸。好友提出想做件有趣的事情。他想穿上用舊和服改裝製作的斗篷、頭上戴上兔子面具再加上日本刀跑到 #飛鵝山山頂拍攝萬家燈火

我可以幫忙的,就是做小精靈打點以及拍照。

原來那個斗篷是用黑留袖改裝,胸口還有兩個家紋。至於日本刀是什麼時候購入的我也不太了解。反正看來他有好多道具就是。

「你穿浴衣怎麼不穿木屐?」友人問。

「如果要穿木屐,我怎樣靈活爬高爬低幫你拍照?」我笑說。

其實穿浴衣已經略難活動,所以晨早已經把浴衣穿得特別短(笑)這個兔子面具讓我想起以前大學通識科研究日本電影看的 #黑澤明#夢》。傳說狐狸在森林裏娶親,人類是不能偷偷去觀看的。小男孩不聽母親勸告,偷窺狐狸新娘。那些狐狸面人類身體的狐狸果然在樹林裏出現,並且發現了小男孩。導演把森林裏的狐狸娶親行列拍得相當詭異,神秘又恐怖。

小男孩回家得知母親冷淡地要他拿着狐狸拿來的短刀去彩虹的盡頭向他們謝罪。黑澤明用這個故事 #提出自然的法規人類不能打破,否則最終可能會失去自己的家園。

中秋節果然就是要有兔子。今年專程去學 #傳統紮作,朋友又買了這麼一個面具,太巧合了!

日本的兔子面具再加上香港的手紮燈籠,兩個中坑興沖沖地衝上飛鵝山配合香港萬家燈火,全件事都變得青春——中年人正因為沒有青春,才整天提着青春不是軀體而是心境啊!我覺得與其哀悼逝去的青春,不如讓我們先活好每一個中年的日子,才不會在老年慨嘆。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及香港日本戰前交流歷史研究《爐峰櫻語》(2022)。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