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不覺已經600年歷史的衙前圍村

原文摘錄自明報, 希望各位香港人留意和關心香港日漸消失的舊東西.

(以下為節錄, 長短經Kiri略作修整)

2012年12月17日最後一次古諮會會議上,爆出14年光景的仿唐建築物志蓮淨苑被編入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匪夷所思,更諷刺的是﹕那邊廂,九龍一條唯一的古老村落,剛靜悄悄地滅了。

日藉水彩素描師山口潔子筆下的衙前圍村

由於香港只得一個機會申報聯合國文化遺產,若考慮較有代表性的黃大仙祠或油麻地天后廟,其資格更具說服力。至於衙前圍村,不像「政府山」、「磅巷」,沒有關注組等代為申冤,古物古蹟辦事處就懶得青睞,一點兒評級也欠奉。相比法定古蹟的荃灣三棟屋,及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的沙田曾大屋、元朗吉慶圍,同是圍村,這條九龍古村更顯自慚形穢,遭冷落對待。印象中,多年前明報《世紀版》有一篇文章,標題為〈急救六百五十年老村〉(編按:2006年9月20日刊登),猜猜作者是誰?不是歷史專家學者或古諮會袞袞諸公,而是今天「國民教育」一役的焦點人物——陳惜姿女士。薄扶林村,近期也有人提一提。相反,衙前圍村,卻被完全遺忘了。難以相信:去年剛好是該村建成660年,竟是它的死忌。

衙前圍村天后廟一塊「廟史」的碑石,提及該村建於元朝末年(1352年)。自雍正二年(1724年),村民才能安居樂業。村內首屆太平清醮於雍正四年(1726年)舉辦。衙前圍村的名字最早記載於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之《四庫全書》中的〈粵閩巡視紀略〉,也收錄於嘉慶二十四年(1819年)之《新安縣志》,當年叫「衙前村」。「衙前」,望文生義即「九龍寨城衙門」前面的村落,因該衙門而命名的古村,還有衙前塱村及衙右頭村。連同衙前圍村的湮沒,九龍東部的村落,全部已消失,包括﹕大磡村、之嶺村(分上、下之嶺)、瓦頭村、竹園村、沙地園村、莆崗村、隔坑村、沙浦村(分上、下沙浦)、石鼓壟村、打鼓嶺村、東頭村、衙前塱村……等。

高空向下望

 


很多人誤會衙前圍村本來有一幅圍牆,其實「圍」是指圍屋,四邊的村屋圍村而建,彼此相連緊貼,像一道防禦網,這些單邊屋只用作廚房、養家禽和儲存禾草,中間圍的村屋才是民居。手頭上有一張1884年的衙前村古地圖,原來村的外圍真的有護城河及吊橋,位置即今天「慶有餘」的入口。地圖更顯示有四座「更樓」建於衙前村之東南西北角。傳說村內更有兩座大炮,用來抵抗海盜。1926年,政府開闢九龍城數條街道,均以附近的古村命名,有﹕衙前圍道、石鼓壟道、沙浦道、蒲崗道(後易名啟德道)和打鼓嶺道。1940年,興建首間衙前圍村公廁,地點在今天公廁東面旁邊。

日佔時期,日軍曾下命令﹕「三天內要夷平衙前圍村!」後來村民甘願當勞役,替日軍擴建機場,搬運沙泥填海,換取保留整條村。為何日軍要滅村?原來衙前圍村的位置剛巧阻礙沙泥運輸的去路。1965年,華民政務司曾計劃以換地形式,收回衙前圍村,但考慮到當年換地條款﹕一間約300平方呎的村屋,須給回村民一間800至900平方呎的新屋,政府平衡利害,覺得不划算,最終放棄收回衙前圍村。

幾十年前的衙前圍村

這條古村僥倖苟存於日治及港英統治期間,偏偏逃不脫今天地產霸權的魔掌。1982年發展商長實開始收購衙前圍村,買一間拆一間,多年收購後,原本村屋有約120間,今天只剩得不足20間,像「一排牙,剝剝,剝剩兩三隻。」假若你是誓守家園的村民,面對眼底下已變了死城的衙前圍村,十室九空,恐怕最終也「自願」向發展商低頭!

原文 何國標

圖片來源 網上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