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東日本大震災七周年之旅】最慘絕人寰的地區—陸前高田

如果你還記得在電視上看見過被摧毁得觸目驚心的火車與鐵道,那就是我即將要帶大家去的目的地。

下一站我們就會去到今次旅程最讓人震撼的地區—陸前高田

在比卡超的陪伴下到達氣仙沼後轉為乘搭BRT巴士就可以去到目的地陸前高田—鐵路JR大船渡線由一ノ関去到氣仙沼就完結了。其實原本大船渡線還會一直延伸,只是都在海嘯之下被完全摧毁。由於重新建設需要時間也需要大量的資金,所以目前原本的鐵道沿線交收已經改為使用巴士。

由於還是JR管理的地區,原本也是大船渡線一部份,所以我們能夠使用東北JR Pass乘搭巴士行走原本的路線繼續深入收到災害影響的地區。

我們的目的地是真正觸目驚心的「陸前高田」和「奇蹟の一本松」。

乘搭BRT走了大概15分鐘,才知道剛才的氣仙沼站根本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宮古災害情況和這邊也絕不能相比。

—至少你還有建築物!
—至少你還有生命留下來!

《弔古戰場文》説過:「浩浩乎平沙無垠,敻不見人。」、「黯兮慘悴,風悲日曛。蓬斷草枯,凜若霜晨。鳥飛不下,獸鋌亡群。」陸前高田不是古戰場,卻有更加蒼涼的風景。

沿路基本上沒有人、沒有動物,滾滾沙塵之中有些貨車工程車穿插而過,大約半小時才會有一架巴士。

說「沿路」也不對,因為除了最基本車輛行駛的馬路之外,這裏只是一片空地。

大約過了40分鐘我們來到山上「陸前高田駅」。山上面零零星星有一些新建成的公共房屋、有一個臨時旅遊中心,有一間很巨型的便利店,除此以外還有一個社區建設好像是音樂廳。

站在山頂最高點望下去,沿路幾十平方公里完全已被海嘯夷為平地。這裏曾經是一大片繁榮的住宅區,有學校、社區中心、商店街、住宅……那些生命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逃不過悲慘的命運,一個大浪撲過來就屍骨不餘。

巴士沿路偶爾會看到一些牌子警告司機之前的海浪曾經來到這個位置。我們明明已經距離海邊一段距離,可是海浪竟然來到這麼深入的地方,想起那些無辜失去生命的市民不寒而慄。

在車站我看到一個女孩子在探頭探腦,我走上前跟搭訕才知道是來自西班牙的大學生Alba。Alba希望親身來一次看看災後復興,所以選擇在3月12號這天來到宮城縣。我主動邀請她加入我和Andy一起去「奇蹟的一本松」。

乘搭巴士的當地人以老年人為主,我、Andy和Alba不但是罕見的年青人還要是外國遊客。

走入旅遊中心主動向當地職員查詢,親切的職員為我們講解了原本這個地區是一個怎樣的地方,現在有幾個城鎮已經完全消失、死去的人有很多也屍骨無存。

職員本來居住的地方也被夷為平地,現在去了親戚的家庭居住,每天自己開車過來這裏上班。她說一百個遊客裏面大約會有一個是外國人,所以同時一天看到三個感覺很驚喜。

我們決定乘搭之後的巴士去奇蹟的一本松。在這裏先跟大家講個有關這奇蹟的松樹的故事:

本來這裏的海岸線有一個美麗的海灘,還有七萬棵高大的松樹被種植在這裏擔任防風林的任務。

 
就在七年前的那一天這個松林都被夷為平地,七萬棵松樹只有此樹樹倖存。換句話說,生存下來是七萬份之一的奇蹟。

 
松樹成為了這裏復興的象徵,它是這裏居民的心靈支柱、精神支柱。

我們就在「奇蹟的一本松」站下車,發現兩邊黃沙百里,遙遠看見綠色的山脈、海岸線有一點遙遠,只是張目四顧都沒有看到比較像樣的留下來的建築物了。

沿着臨時搭建的行人路大約行走15分鐘就可以去到松樹。經過的建築地盤還未有正式開始興建什麼,都是平坦的用地。

路過河川看見當年留下來的路牌早已倒在旁邊。

和我們同路前進的只有這位攝影師和後來看到的電台攝影記者們。除了我們三個和遠遠看見的車輛,沒而任何人。

終於來到生命奇蹟的松樹,旁邊有一所已經完全被摧毁的學校,冷氣機搖搖欲墜,頹垣斷壁寫下了當時的恐怖。

以前在歷史書裏面讀到改朝換代的時候經過戰火洗禮,百癈待興大概是一個怎樣的現狀?今天在眼前展現還是無法言喻那份傷感、無助、悲傷與鬱悶。

比八號風球更強烈的風吹打在臉上,三人眼睛紅紅的。和世界上最不幸的人相比,生活在香港不能說「生不如死」。那些已經失去生命的人們,連最愛的親友都來不及道別就在驚恐和害怕中永遠停止了心跳。

只有這七萬分之一的松樹,在藍天下一聲不響地用自己的身體告訴你這就是「無常」。

寫下了鼓勵的說話,希望陸前高田的市民看到會知道他們還未被世界遺忘。

東京等待如火如荼的奧運開幕、宮城只在等待復興的一天歸來。

回到車站邊的茶屋「八木澤商店」,買了點小吃支持當地經濟。

店員是年輕女生,我跟她談起話來。女生本是仙台人,三年前嫁雞隨雞來到了陸前高田。最初由大城市來到這災區不習慣,但她心甘情願留在此地略盡綿力。

再看看這茶屋販賣著醬油,尤其是醬油味雪糕更是推薦商品。還有一枝小小的「奇蹟一本松醬油」。
角落有一間復古建築模型,還有文字說明。

災前的八木澤商店是一間歷史建築物。
 
茶屋主人本是陸前高田的百年醬油老字號。由於災害的關係,所有祖先留下來的家當從房子到醬油存貨到配方通通一夜間失去了。

透過國內客人買過的商品樣本加上使用實驗室檢驗重新調製醬油,那怕只是小小的茶屋也可以重整旗鼓。

年輕女生和醬油屋的不屈不撓和毅力,不輸七萬分之一生存機會的一本松。

「奇蹟的一本松會見証陸前高田市民上下一心創造奇蹟。」我蹲在巴士站看著眼神迷濛的Alba,心裡想著。

天佑宮城。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