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紀錄:《便利店人間》我們社會要的是一式一樣的規律與整齊

第155回芥川賞得奬作品、《便利店人間》。

我好記得在電視節目之中訪問的時候作者村田沙耶香曾經講過她真的在便利店工作了20年。

中學的時候有看過Dilbert系列的其中書本之中講到企業要的是一式一樣的員工,《便利店人間》裏面正正就引證了看上去規律整齊光線讓人感覺安全的便利店需要的就是這種運作模式。

由於知道自己和普遍的人想法不一樣會令人不安,所以從18歲到36歲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經歷了八代店長,女主角都選擇在同一間便利店過着刻板但平和的日子。

社會上面要求的就好像便利店一樣:每個人在適當的時間做適當的事情、女人需要結婚生育、男人需要養妻活兒。過了25歲還在便利店工作單身的女性依然是社會的一個怪胎。

不要恥笑日本性別如同一個魔咒,香港社會也是一樣: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為什麼《29+1》系列長做長有長青?所謂的幸福人生就是大學畢業之後找到工作然後結婚生仔買樓。如果嘲笑《便利店人間》裏面女主角的人生,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

要做一個和社會有點不一樣的人,最需要的還是勇氣。女主角為了不讓人家感到擔憂,選擇了使用各式各樣的謊話去掩飾自己選擇留在便利店工作的原因。在便利店工作不是單純因為找不到其他工作,還有就是在便利店工作反而在規律之中可以壓制自己如野馬一般不受社會接納的做人方式。

男主角在所有同事眼中是一個怪胎,他高呼繩文時代到現在社會根本沒有變化。這並不是一個瘋子說的話,反而帶出了無論你如何追尋人類歷史社會都有一個「主流」—而「主流」就是所有人活在裏面最安全最舒服也最不會被責備的方式。

最後,別看書本好像好厚。其實文字不多一個鐘頭什麼都看完了。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