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博物館遊歷系列』東京國立博物館 ​

由於考察時間不足的關係今天總共要去參觀拜訪兩個博物館,也就是說要開兩場會議。

雖然說今天是一周以來東京最冷的早上,從酒店步行過去15分鐘後身體自然會暖和起來。

雖然天氣寒冷,但是水池旁邊的鬱金香卻很漂亮。

由於是考察的關係平常沒有人留意平成館的西門就是這次的入場位置。

平成館2樓即將會有顏真卿的書法展覽,非常遺憾我們早了幾天未能參觀;所以我們首先從填輪(即是土偶)的考古發現開始參觀。

香港一級助理館長吳文堅表示直接把展品放出來香港很難做到因為擔心有奇怪的人走來搞破壞。後來會議的時候我們問過為什麼要這麼做?原來一來是沒有這麼大的玻璃櫃、二來是埴輪本來就是放在股神外面日曬雨淋的東西,所以原原本本地直接放出來就好了。

另一個我們參觀的主要展覽是香港都曾經做過的投影屏風。豐臣秀吉年代的水墨畫投影在屏風上,讓大家幻想天橋立的風光。這是由Canon提供的技術以及設施,原來日本有不少企業都希望貢獻社會文化,所以出錢出力義不容辭。我們苦笑香港除了馬會基金之外似乎沒有什麼財團有大興趣投資文化項目贊助⋯⋯

這是把不用的素材一次呈現在遊客面前「任你摸」以加強趣味的設施,摸的都是館中展品彷製品。

各種印章是日本傳統圖案,可以製作自己的名信片。

由於東洋館我已經去過幾次,一向都知道龍門石窟的佛像沒有了透露就是因為來了這裏。當年我去龍門石窟的原因不是為了佛像而是為了對面的香山墓—我是白居易的粉絲。2樓展出了來自埃及的木乃伊以及神像,在博物館紀念品店也有直接販賣外國博物館拿來的木乃伊紀念品。意外地發現台灣故宮博物院的東西在這裏都可以買到!

最後一間花了相對多時間細心察看的展覽館就是法隆寺寶物館。上個月跟隨丁新豹教授在法隆寺學習隋朝建築,有關迴廊和五重塔等等依然記憶猶新。

飲恨自己對佛教美術一竅不通,無法在這些寶貝之中參詳更多。但是看到那些飛鳥時代或者唐代的旗幟、銅鏡還有卷軸能夠保存接近1500年展現在後代面前感動極了。

2019年我的其中一個目標就是開始鑽研佛教以及其美術品,希望未來的自己不會再在美術館看着這些古物一頭霧水。

博物館有一些很細心的小設計,一不留神就會忘記了。很感謝這次帶領我們發掘更多細節的中國籍員工王蕾小姐,還有當時當值的義工伯伯們。

🐤🐤🐤🐤🐤
追縱おしゃれキリ教室IG
日本語:instagram.com/kirita/
廣東話:instagram.com/lomore_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喜愛歷史、文學、電影、蘿莉塔服裝、和服。曾居東京熱愛獨遊,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採訪。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