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趟青森縣津輕日本文學之旅!【太宰治誕生110週年紀念】金木町尋訪文豪足印:『斜陽館』『太宰治疎開の家』『芦野公園』『祥雲寺』『津輕鐵道』

這是一篇長文。近70幅圖片講述2019年秋天我在青森縣找尋太宰治的文學之旅的前因後果。

2010年生田斗真的『人間失格』電影是我最早接觸的太宰治,但看完電影幾年才把小說拿上手。花開花落十年間,迎來誕生110週年太宰治的相關電影《人間失格:太宰治和他的女人》又上映了。

最底有2010年和2019年分別由生田斗真、小栗旬演飾太宰治的電影的感想文。

《人間失格:太宰治和他的女人》香港2019年11月7日上映

為了對太宰治加深認識,除了我本來讀過的《人間失格》,我再在圖書館借了三本小說,當中包括最受歡迎的《斜陽》和《維榮之妻》。

香港的圖書館不難找到太宰治的文學作品,都是台灣翻譯本

在出發前一天我在青森市的超級市場買了一片「人間失格」蛋糕,後面有「斜陽館」的介紹文。《斜陽》是太宰治其中一本小說名字,還有以家鄉命名的小說《津輕》都是名作。

這蛋糕的難吃還不是一般的難吃如同小時候的廉價西餅,對食物無大要求的我都覺得不能接受

日本東北地區最北的縣-青森縣的津輕市金木町,是主角少爺仔太宰治(原名:津島修治)出生之地。太宰治家庭尋於當地屈指可數的富豪,但是太宰治的家庭生活並不快樂。

在他的作品《故鄉》之中亦有提到從東京上野出發回鄉省親的旅程。今次我從青森駅出發,跟著他的足跡走到五所川原、再搖著青森鐵道去金木、最後從他和妻子美知子經常去野餐的芦野公園離開。

《故鄉》內頁的描述

香港人愛吃的富士蘋果發源之地就在青森駅和五所川原中間的位置,這片蘋果之國便是太宰治成長的土地。

早上還不到8時我已經離開了酒店,從青森出發由JR奧羽本線坐到五能線、到了五所川原還要再轉地方鐵道津輕鐵道到目的地金木駅。

由於班次不多,去程時也順道為回程揀好了15:02的列車。

要留意從青森市出發到金木町單程已花上超過兩小時,而且即使用了JR Pass到五所川原後,青森鐵道的一段路到金木還是要自費,來回又千多円。

JR的五所川原駅
就在旁邊的津輕鐵道五所川原駅

前往金木的月台滲透著濃濃的大正及昭和氣息。既然是太宰治的110週年,自然亦有宣傳品。列車的名字是「走れメロス」,也是太宰治作品之名。

列車上的小說和我帶去拍攝及危急關頭充饑用的人間失格蛋糕

在津輕鐵道上有樂助的職員照顧每位乘客,詢問何處下車?回程班次搞清楚沒?知道我是來找太宰治之後熱心地送上時間表和地圖,又提示作家小時候常去的祥雲寺有地獄圖(又稱「十王曼陀羅」)必看、沿路的太宰治疎開の家其實是津島家(作家真實姓名)舊邸一部分等等。

30分鐘不到的車程後在金木駅下車。由於得到明燈指引原本想像的以斜陽館為唯一目標的懶人行程可以全部斬掉重鍊。

非常多謝津輕鐵道列車上的職員,我終於有一個像樣的太宰治一日旅的行程,也能為各位提供更全面的資訊了。

從車站離開大約5分鐘就會去到的「太宰治疎開の家」。

路上的牌子會為你解說各種小說名場面

這幢房子原本是眾所週知的故居「斜陽館」的一部份,但是後來分拆了搬到現時的地點。

走入室內,導賞員會用教材為大家先補補太宰治生平的知識。

站在小說內容中出現過的場景—太宰治母親養病的房間聽導賞員介紹。導賞員很好耐性地為大家重覆《故鄉》的內容,把小說中的情景在現場重現一次。

太宰治曾經坐在這裡招待親戚們

聽完事後,再到近年才發現的16歲太宰治相片中的位置感受青森第四大富豪排名第10的少年時光。透過近年新發現的太宰治生活照得知,這個眼前不起眼的櫃子早在太宰治16歲的時候就在這個位置了。

旁邊的沙發露出了裡面的禾草,以前的沙發就保留原本的樣子就好,不用刻意換成新的。

下一站來到蛋糕背面介紹的斜陽館。由於令和天皇即位今日入場無料。

我的人間失格蛋糕和巨型掛畫相比是小巫見大巫。

在售票處可以買到斜陽館的立體明信片,如請職員代勞寄出明信片還可以得到斜陽的郵戳,是非常有紀念價值的紀念品。

只不過在寫這分享文的今天我還在等它飛來香港中。

這間和洋折衷的超巨型豪宅建於明治40年、也就是我們的男主角出生前兩年。當時的設計師是首屈一指的堀江佐吉。

元祿年間的陶瓷和東京製的古董精工鐘處處泌漏昔日名門望族的霸氣為樓下和式房間點綴不少。

堀江佐吉的成名作是再早一年建成的舊弘前市立圖書館。換轉成今日銀碼的話,太宰治父親津島源右衛門用了近8億円建房!

雖說元祿陶瓷和東京古董精工鐘為樓下和式房間點綴不少但更豪華的卻是二樓,故且勿論和式的設計還是洋風佈置。

在小說中太宰治曾經講過在家用手吃蟹都很擔心是否太不合禮儀,如果到訪過吃蟹的金門和室大概會明白作家的憂鬱可不是庸人自擾。

連傭人學習寫字的房間都美侖美奐,庶民也許早已坐立不安了。

來到地下再打個轉又發現了津島家的倉庫,還有洗手間和浴室。

離開了斜陽館後,下一個目的地是火車上的姨姨大力推介的「祥雲寺」。

由於知道了祥雲寺有地獄畫,專程去叩門。

可惜休日寺院無人,透過重門深水鎖的玻璃窗我勉勉強強看到那傳說中的「十王曼陀羅」。

路過津島家的菩提南台寺,我上網找資料知道太宰治墳墓在東京後繼續前往芦野公園—太宰治和太太美知子經常去野餐的地方。

從斜陽館步行過去,大約是20~25分鐘的距離。

芦野公園裡有太宰治銅像紀念他為日本文學作出的貢獻,他身邊還有津輕三味線紀念碑。津輕三味線發祥地亦是此處!

芦野公園同樣有津輕鐵道站,而且有太宰治年代的駅舍以Cafe姿態保留著。今日在Cafe可用膳也可買票,車票幾十年如一日。

太宰治曾經說過金木的町長在上野想買去芦野公園的車票,上野車長說「不知津輕鐵道芦野公園駅⋯⋯」後町長要他調查了足足30分鐘,最終買到車票。

跟Cafe的阿姨買了車票就是踏上月台,就是正式啟動旅程終點部分了。

回程時我在五所川原要等近大半小時才有JR到弘前(在弘前還要再轉車去青森),所以姨姨又提議我去看看五所川原附近的一個小小展館。從JR五所川原路不用5分的地方,還有這個小小的太宰治紀念館。

今日浩宮德仁登位,正式成為令和年代的天皇。

明治42年(1909年)出生的太宰治超越了年代的鴻溝,他的作品依然是日本文學的代表之一、也是青森人的驕傲。

踏上歸家的道路離開太宰治的旅途

延伸閱讀:

🛫Kiri出沒注意🛬

https://www.instagram.com/kirita/ 
https://www.instagram.com/lomore_kiri/
https://mobile.twitter.com/wongkiri
https://www.kiri-san.com
《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日本一人旅》

Tags: 日本文學, 太宰治, 人間失格, 小栗旬, 斜陽館, 斜陽, 青森縣, 津輕市, 金木町, 金木, 青森, 津輕, 津輕鐵道, 五所川原, 生田斗真, 維榮之妻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