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奕迅、李碧華到張愛玲:紅白玫瑰青白蛇

因為陳奕迅的兩首歌曲 – 紅玫瑰和白玫瑰, 使我想起了李碧華, 還有張愛玲. 到底流行曲K歌之王的歌曲, 和香港著名作家, 以及上世紀的中國才女張愛玲有什麼關係?

這次我就來個Crossover, 講紅玫瑰和白玫瑰的故事.

陳奕迅有很多歌曲都有廣東話版和國語版, 例如明年今日的國語版叫十年. 這首歌也不例外. 先來聽聽國語版的紅玫瑰, 歌詞是李焯雄寫的. 寫得很美很有意境, 詞藻華麗得不可方物. 近年的歌曲只會一味披上生活化的外衣, 實則廣東話化, 潮化, 不能吸納有要求的樂迷, 此曲令我當時為之耳目一新. 同一首歌曲, 廣東話版就叫白玫瑰.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被偏愛的 都有恃無恐
玫瑰的紅 容易受傷的夢
握在手中流失于指縫

副歌的以上幾句, 讓中港台三地歌迷聽出耳油, 哭得死去活來. 原來正正道出了得到, 以及得不到的兩個情況.



我們再來聽聽廣東話版的白玫瑰, 副歌是:

怎麼冷酷卻仍然美麗
得不到的 從來矜貴
身處劣勢 如何不攻心計
流露敬畏 試探愛的法規

白玫瑰的歌詞也是李焯雄寫的. 和紅玫瑰一樣, 用的詞語很漂亮 – 我用漂亮, 因為中文本來就是很漂亮的文字, 方塊字每個字有其意義, 歷史包含在內, 不是用拼音的幾十個字母可以比擬的. 在這裡不停重覆的得不到卻矜貴, 就是人生的矛盾, 如同張愛玲的小說, 1944年的紅玫瑰與白玫瑰.



1944年, 張愛玲寫下了不朽的名著紅玫瑰與白玫瑰.

這是一篇很短的小說, 要是你喜歡陳奕迅的紅玫瑰和白玫瑰, 請你花點時間去看看這一個故事. (網上閱讀連結按此)

振保的生命裡有兩個女人,他說一個是他的白玫瑰,一個是他的紅玫瑰。一個是聖潔的妻,一個是熱烈的情婦——普通人向來是這樣把節烈兩個字分開來講的。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在振保可不是這樣的。他是有始有終,有條有理的,他整個地是這樣一個最合理想的中國現代人物,縱然他遇到的事不是盡合理想的,給他心問口,口問心,幾下子一調理,也就變得彷彿理想化了,萬物各得其所。”

這就是千古流傳的名言: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的由來.

如同陳奕迅的 “得不的從來矜貴(白玫瑰)” 以及 “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紅玫瑰)”. 其實白玫瑰依然是白玫瑰, 紅玫瑰也是紅玫瑰, 變的不是人, 變的是到手後的不再新奇和珍惜的心! 人總是貪得無厭的.  

在紅玫瑰與白玫瑰出版後半個世紀, 香港的李碧華又寫了一個相似的故事 – 青蛇. 白蛇青蛇兩條蛇是”冥冥之中被挑出來的試驗品”而長生不老, 終生的職業是修煉, 對於人的短淺覺得不可思議. 兩條想嘗試作人之樂的蛇來人間看情慾, 禮教, 時間有限的肉身, 有苦有樂有荒謬.

“每個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兩個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間的,點綴他荒蕪的命運。只是,當他得到白蛇,她漸漸成了朱門旁慘白的餘灰;那青蛇,卻是樹頂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葉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櫃中悶綠的山草藥;而白蛇,抬盡了頭方見天際皚皚飄飛柔情萬縷新雪花。”

我有幸保存了香港出版社九十年代的版本, 封底寫著:

一個「勾引」的故事:
素貞勾引小青、
素貞勾引許仙、
小青勾引許仙、
小青勾引法海、
許仙勾引小青
法海勾引許仙……。
-宋代傳奇的荒唐真相。
李碧華的小說, 比張愛玲的更加近乎現代社會. 想一想勾引這個字, 多引入入”性”, 引人犯罪. 路過電影院還看到一眾青春少艾爭妍鬥麗, 賣弄著廉價的色情, 每一不是吸引著路過男途人的視線, 務求大家記得她的美好的身段. 另一種女人, 扮演著純真的女孩, 循規蹈矩地生活, 花盡幾十年工夫換來一座無形的貞節排坊, 得到了世人的讚美, 好女孩, 好女友, 好媽媽.. 可是, 不論是那一種女人, 生命中同時都只能是紅玫瑰, 或者白玫瑰. 而很多男人, 卻希望能夠同時擁有紅色的白色的玫瑰.
即使換轉是女人, 也是一樣.
明知這是個好男人卻不解風情,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可是得到了甜言蜜語油咀滑舌的男人後又嫌他沒有事業或者沒有安全感.
李碧華不只把張愛玲的名句改編, 她更上一層樓, 窮得千里目, 寫下了女人的貪婪:
“每個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兩個男人:許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盡千方百計博他偶一歡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位候他稍假詞色,仰之彌高;許仙是依依挽手,細細畫眉的美少年,給你講最好聽的話語來熨帖心靈。—但只因到手了,他沒一句話說得准,沒一個動作硬朗。萬一法海肯臣眼呢,又嫌他剛強怠慢,不解溫柔,枉費心機。”

不論男人女人, 人總是看到人家的比自己的好, 卻不知道自己看著人家時, 人家可能也在看著我們在垂涎三尺呢. 
(關注我的微博@wongkiri)
===================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 希望你也能看看以下的文章, 也是和這個題目有關係的
推薦連結:
http://www.wretch.cc/blog/Phila0103/16098243 (無名小站博客: “飛來”的文章)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