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格納【飄泊的荷蘭人】只有真愛才能得到救贖的唯美愛情

由監製莫華倫領導的華格納(Richard Wagner)早期作品《飄泊的荷蘭人》(The Flying Dutchman)終於在10月初香港文化中心演出。今年適逢華格納誕生200週年,演出的還有國際唱家陣容,自然一早已經訂下了門票。同期還訂下了威爾弟的三幕歌幕《弄臣》(Rigoletto),正好就在《飄泊的荷蘭人》上演後兩個月,2013年的秋冬變得充滿期待。

雖說充滿期待,其實對於西方享譽百載盛名的華格納歌劇,筆者是第一次正正式式欣賞。

受到詛咒的鬼船長在海上飄泊多年,每七年有機會到岸上去找尋真愛。只有找到真正願意犧牲自己用生命去愛他的女人他才能離開這撒旦的詛咒,靈魂得到解放走入天國的大門。

七年又七年,無盡的女人的愛都不堪一擊,一次又一次給予他傷心的結局。終於在一個夜晚他遇到了貪心船長,為了財富而招待他到家裡去。在那裡他遇到了美麗溫柔的船長女兒Senta。Senta的家中正好就有一幅油畫講述飄泊的荷蘭人的故事,這些年來她一直在心中同情愛慕這個不幸的人。雖然有非常虔誠追求者一直苦苦痴戀她,她卻深信自己有朝一天會遇到這一位傳說中的面容慘白、身穿黑衣的歷盡風霜的男子。

終於,這個男子出現了。她誓要跟隨他到天涯海角。往昔的戀人出現,質問她為何不願嫁他。鬼船長絕望了,相信自己又再被人間的女子欺騙。回到自己的鬼船,七海揚帆百川歸海最終命運還是要作弄這可憐的男人。Senta慌亂了,不理船已經開出,沖出了海蹤身投入黑暗的海洋。岸上的眾人都呆了,Senta的真愛終於讓千百年的詛咒解除,鬼船長在眾裡尋她數百年後終於修成正果,一對戀人的靈魂緩緩進入天國。

第一幕台上是一幅鬼船的佈景布。序曲的時間不短,讓觀眾在不受外物影響下慢慢投入心情,想像鬼船長既悲憤又漫長的百年孤寂心境。

布幕緩緩拉開,台上的鬼船非常有氣派,鬼影幢幢讓人驚嘆。鬼船長和人間的貪心船長各自唱出自己當時的心情,一個擔心的不過是風向回不了家,另一位擔心的卻是情歸何處的無家可歸。

第二幕Senta和一眾女眷在紡紗,驟眼一看感覺在看歷史書中的工業革命年代教學。一座座紡紗機和綿花,以及牆上的油畫都迫真非常。女眷們的齊聲歌唱亦很悅耳清脆。透過女主角Senta的歌唱,娓娓道出了飄泊的荷蘭人不幸的詛咒和宿命。

第三幕,如同早前已看過的朋友指出,「無懈可擊」!在燈光、舞台格局以及音樂的配襯下所有皆融為一體,舞台和音樂天衣無縫的配合大約就是這種讓人忘記了所有情不自禁被牽引住的情況吧。

命運和愛的主題總是悲壯慘烈的交織,華格納以音樂配合故事,絕對比看書或電影有趣感人多了。整體來說,佈景和舞台設計、服飾也比起上次看《荷夫曼的故事》有驚喜,希望《弄臣》也能有精彩的演出。

推介:文化中心有一本彩色精印的《歌劇 人生》,值得一看,有興趣的朋友如經過去拿一本吧。

早在真正觀賞之前,其實也和這個歌劇很有緣份。

由於在英國各大書局看到企鵝書出了很多週邊商品(這真是邪惡的商品地獄啊),所以買到了Flying Dutchman的原版明信片。

到文化中心前還找回了七八年前曰本購入的鬼船指環-《指環》(The Ring)也是華格納的作品之一。然後奇怪事件發生了!照片才拍完不久,船竟然斷了,成了真正的「《飄泊的荷蘭人》的爛船《指環》」- 這真是一件值得一記的小花絮。

参考資料:

有關《飄泊的荷蘭人》的更多詳情:http://www.operahongkong.org/form/The%20Flying%20Dutchman%20-%20Eng.pdf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關注Blog主Twitter:https://twitter.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