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觀賞後感【東京物語】小津安二郎家庭現實描繪

東京家族在香港上映,海報上寫著向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致敬,除了近年的東京鐵塔講兒子和老媽的故事,基本上對講家庭的電影興趣都不大。不過,因為家父的強烈推介所以花了一個星期六下午認認真真的把它看完了。後來因為預先看了它,又去戲院看了新版山田洋次的東京家族。

東京物語是筆者第一套看的黑白電影,大約兩小時多一點的長度。素聞日本電影,特別是小津安二郎的電影都是很慢的,年輕人不喜歡看,不過由於情節也沒有什麼冷場,整體平鋪直敍卻環環相扣,故兩小時的長度還可以接受。小津安二郎的電影除了慢另一特點是榻榻米的低角度(?),在東京物語裡經常看到蚊香在榻榻米之上,雖說這不是重點,但今時今日的日本家庭比較少看到整個蚊香放在地上了,或者是怕小孩子拿去玩吧!

故事大約是說一對老夫婦住在遙遠的廣島,兒子女兒們長大了、「好像」都成材了:醫生大兒子、會社員二兒媳(兒子相信是戰爭時死的)、美容院老闆大女兒都在東京,而在鐵道部工作的三兒子則在大阪。尚有小學教師小女兒在廣島跟父母一起居住。這是一個典型的,1950年代的日本家庭,老夫婦共有三兒子二女兒。

故事的大意是說老夫婦去探望兒女,卻被子女當人球,最後只有過身的二兒子的未忘人照顧老人家。老夫婦有點掃興但也明白子女十分忙碌,無奈回鄉後婆婆因為舟車勞頓就病倒了,很快還過了身。這表面是一個內容十分簡單的故事,卻拍出了兩個字:現實。平凡家庭中的現實。大家都是平凡人,沒有什麼豪門恩怨,但小風波、暗地裡的失落卻是人盡皆有的。日本有,我們都會有。

以下為一些看電影時個人比較留心的部份分享:

1)父母對子女期望太高

老爺子在和朋友喝酒時提到自由對子女要求太高了。兒子雖說是醫生,但環境不怎麼好。細心看他家擺設真的不太光鮮。女兒嫌他們麻煩不想招待,就把他們送到熱海去的旅館,由於便宜旅館太吵他們回家了,可是又不想打擾孩子於是要找地方落腳。在這情況下竟然是二兒子的未忘人(我們的女主角原節子飾)熱情招待!可憐天下父母心,苦心把孩子帶大了,誰說一定會有回報?

2)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兒女不欲接待父母,大女兒把父母丟給弟媳未忘人。她偏偏是個大好人,明明是個上班族還特地請假陪伴老人家了。老夫婦感動得不得了還一直說二兒子都死了八年了,希望她一個好女孩再嫁。

老婆婆死了,大兒子和女兒來到快快完成葬禮,大女兒不但母親屍骨未寒就要拿母親的東西,好意思稱之為「紀念」!小女兒不值大姐所作所為跟原節子投訴,原節子告訴她:「孩子長大了有自己生活,他們必定會以自己(或自己家庭)為優先,你未來也會一樣的。」筆者我的反應和狐疑的小妹一樣:真的嗎?老實說這太震撼了…

但是,世界上就總會有一種人,永遠把自己放在最後,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就好像我們的女主角原節子飾的未忘人。

3)一點小錢彌補不到父母心

當父母來了,沒空招待時最簡單是用錢打發走。大女兒和大兒子算是有一點錢吧,年紀也四五十了!竟然把父母送到熱海那種便宜旅館去,這什麼回事?然後,大女兒的老公給老夫婦買了好吃的,大女兒一臉不屑:貴!讓他們吃餅乾好了!老公一臉驚訝時她繼續說:他們喜歡!

相反之下、原節子居住在小房間仍熱情招待老夫婦,家中陳設簡陋沒有什麼好菜還去向鄰居借酒借食物等等,真是溫暖多了。

4)傳統女人的節操為何?

最後這點實在很難說。電影中有幾個女人,第一個是婆婆。她不舒服向老爺爺求助,他並沒有理會,也沒有在海邊一扶她。直到她過身了,他才想起原來在那天她曾經身體不適自己卻沒有留意。傳統日本的男人或許就是這樣?女人就要自強。

主角原節子,拍電影時本人約32歲,電影中設定為老公死了八年的未亡人。由於電影是1953年拍攝的,筆者猜故事背景是說二兒子是大戰下死亡的吧?她就一個女人總是維持著端莊又和善的微笑,服務著這個家庭。她的緊張只會出現在她抓緊裙子場面,大部份時間她都是滿分的、令人同情的又起敬的。這麼好的女人,愈是受到命運的考驗愈是顯得她的人格的高貴。

最後老爺爺直誇她了不起,她說出了自己的心情,其實她覺得自己還不是怎麼優秀。人非完人,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其他直接血緣子女之間,她和老夫婦並非血緣關係其實已經十分了不起,令人惋惜,感嘆造化弄人。

故事由於主要在廣島和東京拍攝,而筆者又多次坐過火車在廣島和東京間進出,想來也算有緣份!故事開首的地方是廣島縣一個叫尾道的地方,現在還可以去探訪呢。至於那些 蒸氣火車頭如SL型號 偶爾還可以一坐,要體驗1953年的日本還是可以的。

再給大家分享東京物語不同年代的電影封面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關注Blog主Twitter:https://twitter.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4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