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歴女日本史巡り【織田信長朝聖之旅】取「周文王歧山」「孔子曲阜」命名的天下布武名城—岐阜城

 

hitori_nagoya-27

 

其實日本歷男部落客一般都推介使用JR歧阜轉巴士,清州城的職員也不例外。不過要是想用名鉄的話,也不是不可能。只不過在歧阜那邊找巴士就比較困擾了!

hitori_nagoya-30

 

回到清州城。在清州城Google「清州駅」顯示走16分鐘。最初的7分鐘都是沿路軌大直路很好走,之後有一個上橋位,不要被誤導了過了地底的路順著大馬路(車在右手面),上頭頂的路繼續直走才對!

hitori_nagoya-29

再一直走的話左面是民房和田地,沒有店鋪沒有汽水機那種寂寥。

還餘5分鐘,右面漸見鐵絲網和路軌。問題就在這裡了!

餘下0分鐘,到達目的地。清州站在鐵絲網內,你不能走進去。原來Google Map帶我去到JR清州站邊,卻沒有入口!到了這個地步Google Map已經宣告報廢,我看著鐵絲網、路軌相距10米的月台,還有唯一的入口竟和和相距直線30米卻無法進入,欲哭無淚。

根據本人作為鐵道宅的經驗,明知民居中必定會有「踏切」。只要找到它再過對面就能解決問題。

當時的我就在圖中左面的鐵絲網外,一直走到地平線過路軌才去到右面方向,再回到同樣位置進入車站。

hitori_nagoya-31

 

為了找這個信念中必定存在的踏切,我又沿路軌走了10分鐘,距離車站好遠。這時我遇到親切的修路大叔,他肯定了我的想法。

過了路軌另一邊發現房子都沿路軌而建,我必須靠方向感在民居中回到剛才遠望過之地。

雖然風大得快要吹起我,但當務之急是找車站。這時一位年輕母親推著嬰兒車走近,她指導我到車站的方法。由於得到她幫助,我成功找到車站入口了!

最後我用了近35分鐘由清州城來到JR車站。果然還是用名鉄才正確的!

到了岐阜JR車站,根據指示牌走到巴士站在12和13號乘車處,跳上任何一架巴士都可以去到岐阜公園。

hitori_nagoya-33
hitori_nagoya-34
下車之後走入公園的登山纜車處,購買車票乘搭纜車上山就可以到達岐阜城。
hitori_nagoya-35
hitori_nagoya-36
回程巴士位置。
hitori_nagoya-37

 

來回車票價格1080日元,每15分鐘有一班纜車。大風的時候有時會停駛,所以要留意天氣狀況。

hitori_nagoya-39

 

乘搭纜車上山可以飽覽金華山的紅葉,不過由於11月中的時候還未有太多紅葉,所以只有三份一個山是紅色的。

離開纜車之後沿着石造的梯級再步行大約10分鐘左右便會到達城堡。城堡裏面改裝成博物館,不過沒有早上的清州城那麼宏偉漂亮。

hitori_nagoya-40
hitori_nagoya-41
hitori_nagoya-42
hitori_nagoya-43
hitori_nagoya-44
城堡裏面展出大量軍事用品,也有織田信長木造的雕像以及和基督教相關的圖像及掛畫。
hitori_nagoya-46
hitori_nagoya-47
hitori_nagoya-48
hitori_nagoya-49
hitori_nagoya-50
hitori_nagoya-51
hitori_nagoya-52
hitori_nagoya-53
比較值得留意的是「天下布武」印章以及古董地球儀,歷史教科書都說織田信長應該是日本第一個知道地球是圓形的人。
hitori_nagoya-54
hitori_nagoya-55

 

城堡外面有一個古董鐘,織田信長也很喜歡機械鐘,歷史上是這麼記載的。
hitori_nagoya-45
岐阜城旁邊歷史博物館使用和城堡共通的入場券,以200日圓這個價格來說公道有良心。
hitori_nagoya-56
hitori_nagoya-57
hitori_nagoya-58

 

參觀完歷史博物館和城堡之後,就可以選擇在山頂吃便當欣賞山下景色,又或者可以挑戰自己的體力參觀當年的古井以及訓練馬匹的地方。不過後者需要相當的體力和經驗,沒有什麼自信的人最好還是乖乖不要前往。
hitori_nagoya-59
hitori_nagoya-60

 

在山上纜車站遇到了一對來自愛知縣的老夫婦。老婆婆跟我搭訕說:「你來自附近的地方嗎?我們都是愛知縣的。」說着指指身邊的老伴。
「不對哦,我來自頗遙遠的地方……三個半小時飛機的香港!」我輕輕地說。
「我沒有聽錯吧,你說來自香港?」老婆婆驚訝地說。「你是學生嗎?」
情況更加尷尬了。我說:「我是一個老師才對!」
老婆婆的老伴突然說話了:「說起香港,之前不是有學生上街嗎?」
hitori_nagoya-61
我心裏開始感激日本的傳媒,他們把香港的情況詳細介紹、展現在一般日本人的面前看來還真不是沒有效用!
「對的,兩年前的事了。那時我也有去上街,支援學生們。」
「你的家人都還在香港嗎?」
「我的弟弟去英國留學之後就沒有回來,已經第七年了。」我說。
老婆婆搖搖頭:「中國真的很可怕!」她再次補充:「你已經結婚了嗎?」
我笑說:「在香港生活很艱難,比東京更加辛苦,而且房租很貴生孩子也很貴,奶粉也被中國的水貨客搶購了,在香港生活太艱難如何結婚生孩子呢?」
hitori_nagoya-62
老婆婆告訴我他的兩個孩子已經45歲了,現在有兩個孫,都在大城市居住。我告訴老婆婆,如果將來真的在香港難以生活又或者被中國控制得太多連基本自由人權都沒有的話,我都想移民。不過移民後找工作和重新適應並非一件容易的事⋯
纜車到了山腳,老婆婆請我一人旅遊要小心,我們鞠躬道謝、互相道別離去。
hitori_nagoya-63
回程車站。
hitori_nagoya-64
下一站,我們去古戰場。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