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手縣花卷詩人宮澤賢治的故事『わが心の銀河鉄道 宮沢賢治物語』無懼風雨精神背後的37年人生歷程

「只有世界上所有人都獲得幸福,才會有個人的真正幸福」,宮澤賢治曾經這麼說。

梵高的油畫電影《Loving Vincent》得到好壞參半的評價:普遍的平凡人都說是了解梵高生平的入門教材、但也有一些人說如果這樣就覺得可以了解梵高只不過是停留在去梵高餐廳,並不了解藝術。

或者20年前1996年紀念宮澤賢治出生100周年的電影、大森一樹監督、緒方直人主演的《わが心の銀河鉄道 宮沢賢治物語》也會被熟悉詩人的讀者們不屑一顧,覺得只是虛構的故事吧。

梵高和宮澤賢治,同樣都是在生的時候沒有得到好評、被周圍的人當瘋子、最後在37歲的時候離開世界。

梵高電影裏面講信差的兒子為了一封信走訪了多個地方,從側面描寫了梵高死前的故事。宮澤賢治電影直接描述了這個年青人短短37年的一生。

宮澤賢治之所以被香港人認識,大概是因為那年的3月11日海嘯地震事件。這些年來香港人雖然當中有不敢去東北的,但願意出錢出力振興日本東北地方的還有不少有心人。

宮澤賢治的故鄉就是受到摧毁的岩手縣、花卷市。滿目瘡痍的廢墟需要大家重建,當時香港藝人們集體唱出的籌款歌曲「無懼風雨」就是宮澤賢治的作品。

有關這個內容之前曾經寫過一篇文章簡介,各位可以參考:

如果只看作品的話還未必能夠體會到詩人心中的想法以及人生觀。電影雖然加插了潤飾的部份不過整體和現實歷史相隔沒有很遙遠。

詩人出生在家庭殷實的家庭,面對貧苦大眾、特別是朝不保夕的農民富有憐憫的心。他熱愛法華經希望利用經文救世,忽視了腳下米黃色的污水、貧瘠的農地才是農民每天生活的地方。

他在農業學校任教、後來離開學校開始了幫助農民的教學中心堅持自己理想中的烏托邦。幸好他有人生中的好友保阪嘉內、藤原加藤治兩個人的支持,無論是生前還是死後都為他的理想以及文學作品付出了心力勞力。

在生的時候他的作品雖然被評為有很高的藝術價值,可是不受當時的人歡迎,一生人的稿費只有收過一次五日圓,其他書籍當時的日本人並不懂得欣賞,形同廢紙。

但是,有關詩人的作品並不是最主要的內容,電影的主線反而放在父子感情。一開始的時候身為學生的詩人看到貧窮的農民在自己家的當舖要求典當破布2圓,父親還價30文。他挺身而出為窮人辯護,可是父親之後責備他:「你以為你自己做了好事嗎?事實上她說要賣掉女兒都是謊話。他根本沒有女兒!而且他拿了那些錢是要去賭博,30文是他可以負擔的債務,2圓只是把他們一家推去死!」

詩人終其一生都相當善良,就好像那首名頌千古的《無懼風雨》一樣:不會輕易動怒,每天只是微笑,哪裏有人需要幫助我就去什麼地方,人家笑我是傻子,但是我活得心安理得。

妹妹過身的時候,這個一直在身邊支持自己的妹妹終於還是撒手人寰讓詩人悲痛莫名,足足有半年停止創作。但無論是其他弟弟還是妹妹依然在默默背後支持着哥哥做世界上的人不了解的事情,我覺得他其實還是很幸福。

無論是在學校還是在之後的小木屋裏面,他真心為村裏面的人謀求福利,他身無長物,平常生活還經常要家裏接濟。父親又不願意接受兒子的古怪性格都後來決定接立並且背後暗地支持,想必父親也渡過了非常痛苦的內心角力吧!

電影有幾幕講到年少的他被朋友、父親責備心中想着的只有自己,從來不為他人設想。去到最後臨死之前他寫下了對父母的信:這一生承受太多父母的恩惠,無論是來生還是再來生都未必能夠報恩。

由於永遠保持一顆赤子之心,對於大自然,他永遠有最深切的體會。我以為那是山我以為那是海,原來那都是夢境裏面風景。

沒有他就沒有宮崎峻、手塚治虫、藤子不二雄、松本零士。雖然生命短暫,但卻像星星一樣照耀着人類文明。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