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名作映画鑑賞【1957年雪国】越後湯沢永恒經典(含相關新潟群馬觀光介紹)

據說每一個日本人只要有讀過點書,都會記得這一句經典句子:「穿過長長的隧道就是雪國。」

 

川端康成是少數在世界文學歷史上留下名字的日本人。「雪國」「古都」「千羽鶴」除了在日本國內成為經典名作,同時被翻譯成多國語言接流傳到海外,幾十年來一直吸引着世界各地的讀者。

故事講什麼我建議最好直接找小說讀一下,我就主力講我對電影的印象。

話說某天千辛萬苦終於去到川端康成小說中的「旅館 高半」,那裏有一個小小的書房播放着1957年池部良、岸惠子和八千草薫的「雪國」電影。那時我就心想,我一定要把這個電影重新再看一次。

三位演員都是看黑白電影的時候經常會看到的臉孔一點也不陌生。在三位演員裏面最有驚喜的是飾演女主角駒子的岸惠子。

岸惠子在另一套川端康成名作的經典電影「古都」裏面也有演出,那是1980年的事情了。她飾演的是女主角千重子(山口百惠)的母親,作為京都和服店的女主人雍容華貴,愛女心切。我就是在這個印象下重新審視「雪國」中的駒子的。

駒子的「媚」可不是一般的「嬌艷」,而是讓人「神為之醉、魄為之奪」的嬌媚。每一個舉手投足每一個回眸偷笑,還有轉身時那個膊頭輕輕甩一下似要轉身又不是要轉身回望你的小動作,連女人我看了都覺得神魂顛倒。

川端康成還有一套電影叫「美麗與哀愁」,裏面的八千草薫年青漂亮可愛倔強集一身。「雪國」中的葉子大致角色性格相近,只是家境更加貧窮。八千草薫近年還演過2013年「舟を編む」那個講述字典編輯如何艱巨的電影,是相當長壽長青的女演員。

雖然世界上似乎普遍的女性都會同情無疾而終地愛上三味線師傅長男的葉子、不會同情那個明明已經和長男結婚卻和已婚男主角搞曖昧的駒子,看來我是比較反其道而行的,我很喜歡任性但終於自己真實心意的駒子,縱使她在世人眼中由始至終都對丈夫極為冷淡直至他死去依然冷血不近人情,可是作為女人來看她活得很漂亮—自身命運身不由己卻有任性的勇氣去愛。

男主角家境殷實,在法國讀完書之後附庸風雅做一些好像很文藝但實際上沒有生產能力的工作。拋棄了東京的妻子來到新潟越後湯沢這個地方胡混,介入了馳子葉子兩個人之間的女人的鬥爭卻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不關演員的事,我就是討厭這種男人。還好川端康成也有說過,這個只是創作出來的角色,並不代表他本人⋯

如果說男主角不是作者本人,那麼女主角是不是也有一個原型?答案就是松榮。與「伊豆的舞孃」一樣,川端康成在旅行的時候想到了這個故事,而且還遇到後來成為駒子的藝妓松榮。松榮出生於大正時代1916年,11歲的時候離開了貧窮的家庭離開了六個弟妹外出謀生,也許他一生人都沒有想過自己成為川端康成小說裏面女主角、而且流傳到後世。

從照片裏面看到這個女孩子五官端正面容娟好,可是在我心目中當然和岸惠子不能相比了。

電影之中有很多暴風雪的景色,白雪堆積數米高的景象可能有人會以為是匪夷所思,可是就在附近的街道曾經有一位80幾歲的老先生告訴我1980年代的時候還有3米高的積雪,這可不是幾十年前、100年前才有的現象。想知道到底以前雪是什麼樣的?鈴木牧之的書「北越雪譜」可以給大家看到一鱗半爪。

電影對音樂的清水隧道以及列車穿過的聲音一直在腦中纏繞不去,原來因為60年代的時候鐵道改動的關係,那個鐵道現在就算穿過了也去不到川端康成寫的地方。

清水隧道上面就是群馬縣水上市谷川岳,那個看紅葉相當漂亮的地方。谷川岳是古代三國地區、今日新潟和群馬中間的位置,那個近年很受歡迎的「全日本最深入地底的車站土合駅」也是在這附近。

那天我一直在旅館 高半詢問職員那裏可以看到電影裏面的隧道,原來早在到達旅館之前兩天我已經踏上了隧道上面的谷川岳,那時我手上還拿着一個德國樹輪蛋糕。這是一個異想不到的巧合:直到今天我讀了一大堆資料才知道以為錯過的原來一早已經去過。

最後也是回到最初,到底雪國第一句經典句子:〈国境の長いトンネルを抜けると雪国であつた〉中,「国境」的讀法到底是「くにざかい」還是「こっきょう」?

其實兩邊都有支持者大家都有自己的原因,我個人就比較喜歡前面的一個讀法,因為能夠真正感受到一個國家走去另一個國家穿過界線超越國土的意境。

因為川端康成的「雪國」,我更加喜愛新潟。
同樣因為親身到新潟呆了一星期四處走走,我對川端康成的「雪國」更加有好感。當文學與旅遊可以相輔相成的時候,看電影和親身旅遊都可以變成雙重的享受。

延伸閱讀:

【電影&小説聖地巡禮】川端康成《雪國》旅館高半

​日本文化旅遊【電影&小説聖地巡禮】川端康成《雪國》旅館高半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