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目漱石最扣人心弦的作品『こゝろ』~1955年市川崑電影版《心》老師遺書背後的故事

看完電影之後,我腦子裡還是不停回想起老師以前的好朋友、梶身體都抖起來卻仍勇敢地向老師說出的這段話:

「お嬢さんが俺の部屋に入ってくる度に、俺の心はお前を裏切る罪の意識とお嬢さんを愛する喜びでおののいていた」

中文版的意思是這樣的:「當小姐每次走入我的房間,我的心既意識到背叛你的罪惡感、同時亦因為對小姐愛情的喜悅而抖震。」

《心》是夏目漱石小說中最膾炙人口的作品之一,但是可能是由於四國旅遊近年興起的關係聽過《少爺》的要比知道《心》的更多。雖然後者是我給日語高級學生閱讀的小說之一,但如果講對喜愛作品的程度還是《心》的內容更加打動我。

老師死後留下的遺書

明治45年,日置同學再次到訪了老師的家。老師雖然很有學問卻沒有在學校裏面擔當教職。感覺完全沒有和其他人來往的老師總是陰陰沉沉,卻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太太。

從太太口中得知老師年輕的時候曾經有非常要好的朋友,可是朋友過身之後老師就變得沉默寡言。太太為此感到痛苦,卻不知道原因為何。

日置同學發現老師每個月都會去掃墓,老師說這是他以前的好朋友。回程的路上他和老師討論人生,老師說錢會令人變壞、還有就是戀愛是罪惡的根源。老師還說未來有機會一定要把自己的故事告訴日置。

由於鄉下的父親重病日置很快就回到鄉下處理家務,後來收到老師的遺書並且終於知道了故事的來龍去脈⋯⋯

最好的朋友、最愛的女人、自己

年輕的老師很喜歡自己的好朋友「梶」(在小說裏面就稱為「K」)。梶拒絕家裏父母的要求攻讀專業技術科目,選擇了成為一個宗教追隨者。窮途末路的他得到老師的節制,一起住進了一間小房子。房東的女兒「小姐」同時吸引了兩位情竇初開少男,老師雖然心裏面愛戀着小姐及不動聲色、梶看出了老師的心意雖然自己也深愛着小姐卻故意裝出一副討厭小姐的模樣。

有幾次房東跟老師說覺得梶奇奇怪怪的,老師也不為所動,因為他相信自己的好朋友是很好的人。

直至老師有一天發現梶外出的時候小姐緊緊跟隨在後面,他決定是時候做一些事情捍衛自己的戀愛。

本文第一段最初的文字就是老師的朋友梶、在此時此刻跟老師剖白心裏感覺時的說話。

被戀愛沖昏頭的老師決定先下手為強,趁着朋友外出向房東提親。房東欣然把小姐許配給老師。

就這樣,老師最好的朋友沒有走上宗教研究的道路且以自殺了結自己年輕的生命。老師如願以償得到了小姐、也就是現在美艷動人的太太,可是從此沒有再快樂過。

不知就裏的小姐結婚後從來沒有見過老師幸福快樂的表情,可是卻完全不明白問題到底出在什麼地方甚至認為是自己的錯誤。兩個人不幸的婚姻持續了10幾年直到日置同學的出現……

令人心腐敗之物、財富也

老師的遺書裏面還有提及為什麼他認為財富使人腐敗。

老師年青的時候,由於家裏的財產分配問題和遠房親戚有一些磨擦,這一件事雖然和戀愛沒有關係,卻是日置同學後來父親病重的時候得到啟發及警惕的源頭。

如果仔細留意的話《心》最隱晦、也最明顯提到的一種精神就是「殉死」。

日置同學在鄉下讀報紙收到了明治天皇駕崩的消息、老師太太趕着去皇居參加明治天皇的葬禮、老師知道了乃木希典夫婦殉皇的壯舉⋯

這就是《心》的時代背景。明治時代是日本劃時代的里程碑、老師也不只一次提過明治年間的精神也會漸漸喪失。伴隨着乃木希典兩夫婦自殺,喪失明治精神的恐懼困擾着老師。他沒有明確指出什麼是「明治精神」,或者就是一種崇高的個人理想。

去意已決可不是一時之間的衝動,或者早已經醞釀多年直至乃木希典作出了「榜樣」。

乃木希典殉的是自己的理想?明治天皇之世

老師殉的是自己對道德追求的渴望。打從開始得到小姐卻害死了自己的朋友,他一直把自己埋藏在社會深處不願與人溝通,厭惡這個卑鄙的自己。因此明知天王的逝去給予他非常大的刺激,於是他決定寫下遺書把真實的故事告訴這個尊敬他、欣賞他的後輩。

個人以為如果沒有留意時代背景,大約就只會看到一個普普通通的三角戀愛情悲劇。相比起三個人的無奈我認為作者夏目漱石更想表達的還是「一個人對自身道德渴求得不到滿足時的痛苦最後要以死解決」的這種心境吧?

然而,到底什麼是作家夏目漱石心目中的「明治精神」、有沒有一個確定的、比較容易理解的實體概念,我還在摸索階段。

網上隨便找,找到簡體字的文章說是「明治年間只會全盤西化否定日本傳統人民精神」我覺得是不了解基本歷史產生的謬誤?待重頭收拾整理資料,再作分析。

《心》日本文化相關知識:

①「日置」同學的姓怎麼唸?

最初看到這個姓氏的時候覺得很特別,上網調查才知道這是一個非常罕見的姓氏。

文字『日置』の読み方は、「ひき」「へき」「ひおき」の三通りがある。

在電影裏面,使用的是第三個版本。

②在三越買和服?

電影裏面有提到太太為老師買和服去了三越百貨、也有提到梶死後就是日俄戰爭。看了電影才知道原來三越百貨是在1904年開業,當時主要買的還是和服。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