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詩經》裡找尋「遊女」字源的日本漢學家齋藤茂

「遊女」「花魁」「太夫」都是看漫畫看電影時,耳熟能詳的詞語。要角色扮演,去日本旅行還大把機會。

花魁,我最初印象來自《惡女花魁》土屋安娜。但如數最喜歡的花魁角色,卻是《花魁道中》的安達?實。在電影中,安達露兩點、被虐打、後來還變成死屍。

⋯有點重口味,介意的還是看土屋好。

吉原遊女的「遊女」字眼最初源流可能出自《詩經》:

《詩經.國風.周南.漢廣》

南有喬木,不可休思;漢有遊女,不可求思。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半信半疑下嘗試找尋典故。

我理解是「在河邊遊玩的女孩」。研究中國文學友人補充,漢朝評詩經有一說,說是「漢水女神」。

反正,都跟日本古代的「遊女」是兩回事。

有位名為齋藤茂的漢學家,寫了本著作叫《妓女と中国文人》。

他發現《詩經》出現「遊女」詞語,推測這就是日本「遊女」的出處。最初在日本這詞語亦包括賣藝的女性,後來泛指賣春婦。他還提出,古代日本除了「遊女」之外,「女郎」也是同樣意思。這跟「女郎」在中國解釋為「年輕女孩」的意義亦不一樣。

一言以蔽之,古代的日本借了詞語,因時制宜配合新意義。

這本書有中文版,不過看看書評,似乎不甚討好,還被廣大的神州大地網友評為「太過簡單,外國人始終不了解中國的妓女」、「漢學家不外如是」。

中國古代娼妓史還可以大方拿出來討論,學友笑說香港80年代90年代「陀地妹」「魚蛋妹」「應召女郎」,大概沒人會做寫論文。聽說香港90年代有日式夜總會,「媽媽生」這個詞語本來也是日文。

吉原原設於東京商業區日本橋人形町,火災後搬到淺草一帶。可是講到「人形町」,我們想到的應該是阿部寬《新參者》而不是「吉原」;至於「淺草」,我只想到外國遊客和鴨仔團。俱往矣。

支持作者歡迎網購電子書、親臨書店或博客來訂購

日本一人旅 按此

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按此

Tags: 日本史, 日本文學, 淺草, 日本文化體驗, 日本電影影評, 日本文化研究, 詩經, 遊女, 花魁, 太夫, 日本漢學, 日本, 日本文化, 日本電影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東京留學、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並多次深入採訪日本各地。興趣為和服、水引、日本明治大正文學、持唎酒師資格。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及香港日本戰前交流歷史研究《爐峰櫻語:戰前日本名人香港訪行錄》(2022)、《爐峰櫻語:戰前日本人物香港生活談》(2023)。除本網站及FACEBOOK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亦透過日本語雜誌「HONG KONG LEI」推廣香港文化散步。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