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能登來到香港的戰國武將

信箱裏,出現了石川縣七尾城旅遊的朋友寄來的明信片。七尾城是個遺址,這是個沒有看到「城堡」的「城堡旅行」。

由於「一國一城令」、「明治癈城令」、「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上三大災難,流傳下來的日本古城寥寥可數,並有「十二天守」之名,代表江戶時代之前興建並成功保存至今之城。

找來昭和早期的登城紀念明信片,跟朋友送贈的令和的記念品放在一起。這些明信片、還有裏面的城堡,有着怎樣的故事?把弄一番思前想後,請教熟悉城堡的前輩後,不明白的地方解通了!

(左)

明信片裏的名古屋城是戰前的樣子。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相片裏面的古城被摧毁了。現在我們看到的名古屋城,是1957年復修成果。明信片裏的金鯱也是歷史文物,現在那個是仿製品。

(中)

熊本城於平成28年(2016年)地震受到嚴重損毁,修復需時。舊明信片中的宇土櫓於昭和2年進行過維修。宇土櫓是西南戰爭唯一留下來的部份,2016年地震損壞的其實是1960年興建的城堡。

(右)

令和的登城紀念明信片上,有三個卡通人物分別代表上杉謙信、畠山義總和前田利家。

畠山義總本來是這裏的世代城主、能登大名。是能登畠山氏最輝煌時期。他兒子孫子被家臣發動政變放逐了。

畠山經有親戚關係的六角氏和上杉氏加上神保長織等人的支援,企圖復國但失敗。

賤岳之戰時,還未改名豐臣秀吉的羽柴秀吉跟信長妹夫柴田勝家搶奪織田家控制權。前田利家在賤岳之戰中,因利家與秀吉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所以不斷迴避與羽柴方交戰,而且故意不支援苦戰的友軍,導致柴田方潰敗,間接導致羽柴軍獲勝。

在賤岳之戰後,前田家受領此地。

後記:無論昭和令和,每張明信片都有故事。多謝朋友行遺跡都記得我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