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教室:日本人由崇敬華夏文化到改稱支那概說

去過京都的人都會知道,日本古代崇尚偉大的鄰國-唐國、宋國,從遣唐使到漢字,從長安到翻版長安的京都,聞說連拉面都是傳過去再改良的。那份深深植根在日本文化根部的唐宋華夏傳統文化才是日本人最懷緬而憧憬的。

可是到底在什麼時候,中國由神枱之上降級成為日人口中的「シナ(支那)」?支那到底是不是貶義?

近年有日本網民表示,「支那」音近China,使用絕對沒有問題,但是「中國」的「中」字卻明指中國希望各國以其為中心,亦有人指出中國自以為是世界中心:「支那の歴代王朝は、支配下に置いた周辺諸国に対して、自国を「中国」と呼ぶように強要した。」因此討厭中國這個名字的日本網民,在網上寫支那、支那還是會見到的。

不過話說回頭,並非凡日本人都戲稱中國為支那,亦有日本人認同這並不禮貌。

日本人早年熱愛唐代文化,廣派遣唐使到訪中國為我國人至今仍津津樂道。可是要知道日本人如何在文化上放棄了中原文化,先看看世界各地漢學家如何看中世至近世的中國。日本有所謂「支那學」,其創始人之一的內藤湖南(1866-1934)曾經這樣說:「宋代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唐和宋在文化性質上有顯著差異 – 唐代是中世的結束,而宋代則是近世的開始。」

法國漢學家謝和耐(Jacque Gernet)則說:「宋代是中國的文藝復興。」英國漢學家李約瑟就說:「宋代是中國自然科學的黃金時代。」可見即使盛唐過後宋代還是華夏文明的高峰期,四夷臣服,古今中外史家無一不頷首道之。

內藤氏本人是偏重清史的,而「支那學」一般亦泛指二戰前的中國研究學。

那麼,日本人到底是什麼時候不再尊崇中國的華夏文明?不想再讓他作為心目中的「中」國?

話說南宋滅亡的時候,日本舉國茹素哀悼大宋的滅亡。元世祖忽必烈因日本此舉加上倭主不來朝貢,即派大船七千艘攻打日本。最後船隊被暴風雨摧毁,日本將此風稱為「神風」(讀音有:かみかぜ、しんぷう、かむかぜ)。二戰中「神風敢死隊」即出自這個典故。

1868年開始的日本變革明治維新之後,自認為華夏正統的日本曾打着「攘夷主義」的旗號發動甲午戰爭等對清戰爭。 筆者嘗試解說,日本人心目中的「文化中國」已亡,故清代中葉以後的日清戰爭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對手已經未必是那個溫文儒雅、曾經令他們拜服得五體投地的「中國」。

說唐宋已死,文化留存在日本,韓國則忠貞地停留在明代。在漢人主導下的明代學術繼承了以前所有由漢人主導的嚴謹和開明。既有黃宗羲「天下為主,君為客」;亦有朱載堉等人「凡天地造化,莫能逃其數」;徐光啟「蓋彼國教人,皆務修身以事上主,聞中國聖賢之教,亦皆修身事天,理相符」等言論。
雖然明朝在1644年滅亡了,但朝鮮仍舊不忘前明,繼續沿用明朝年號,並隆重祭祀前明歷代皇帝,特別是洪武、萬曆、崇禎三帝。朝鮮表面上對清朝的公文或賀表使用清朝的皇帝年號,其內部公文,如王陵、宗廟、文廟祭享之文,除了用干支紀年和國王在位年數外,大量兼用崇禎年號,地方官上的疏章、箋文也是如此,私人的著述中刻書所用年號,一樣普遍的書寫崇禎某某年。如非外交的場合,清朝的年號很多都被棄而不用。

曾經對舊文明世界衷心傾倒的日本和朝鲜至今還因宗主國文化淪喪而對今日中國帶有一種敵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看到兩國強調自己才是正統的文化繼承者

網上瀏覽,偶然見中國學者觀望今日中國傳統文化花果凋零,古代聖賢之說百廢待興,慨嘆也許日本學者說的是對的:「宋之前是中國,宋之後是支那」!不勝唏噓。

參考:

中文網址

宋後無華夏,明亡無中國 

http://stanleywise.blog.hexun.com.tw/65124304_d.html

 

「崖山之後無中華」真是日本學者提出的嗎?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news.ifeng.com/history/minjianshuoshi/xiaorang/detail_2011_06/16/7055147_0.shtml


日語網址

如欲了解內藤氏對中國的認識,不妨參看他的文章「支那目錄學」

http://www.aozora.gr.jp/cards/000284/files/2938_23816.html

 

內藤湖南的「唐宋變革論和蒙古以後近世論」概論

http://www2.rku.ac.jp/hara/06nyumon11.htm

更多日本傳統文化和中國文化比較文:

Kiri日語X文化教室: 按此

申請日本Telecom Square的Wifi 可供多人同時使用!

Telecom Square是日本公司,使用Softbank或Docomo 4G網絡暢通無阻~

http://www.telecomsquare.hk/kirisan/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Comments

    • King Wolffy
    • May 9, 2016
    Reply

    支那跟歐羅巴一樣是中性的,平安時代 (即中國南宋)已有『性霊集』「摩竭鷲峰釈迦居、支那台岳曼殊廬」(印度的摩揭陀國的鷲峰為釋迦之居、支那的五台山為文殊菩薩之廬),不見得就有如何蔑視中國了。
    只不過流行用這詞的那時候剛好是日本開始跟中國交戰,結果所用之處都不帶善意,正如「弱智」本是中性字,但用作罵人就變貶義。
    所以從脈絡來看,是不宜再用支那。

    宋元之後,剛好比中國更先進的西洋文明接觸日本,我認為這是一個轉捩點,但當然,在這時期,在日本眼中的中國 (唐土) 還是巨大的,只是日本不再單一膜拜中國。明治維新後更視之為弱國。

    至於「南宋滅亡的時候,日本舉國茹素」,我十分懷疑這種說法。
    而且我也不覺得明代有甚麼重大問題,會淪為支那 (別忘記秀吉攻打朝鮮,中國當時派兵支援輕易贏了)

    • ryan
    • May 5, 2017
    Reply

    明朝合抗日本那場戰爭不算輕易,明不用傾國之力,而秀吉也留很多軍:力在日本,那是必要的,登上大權不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