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莎士比亞遇上蜷川幸雄—和洋合璧的絢爛華麗馬克白登場香江 《蜷川馬克白》觀賞後筆記感想文

昨天夜晚看了日本國寶級劇團蜷川幸雄的《蜷川馬克白》,兩個小時45分鐘台上演出如夢如幻、台下看官如痴如醉。回家心情久久未能平復,再加上一些還沒有解決的小疑問,上網足足看了一個小時資料才倦極入睡。

衣服有多漂亮、軍隊有多威武、轉換場景如何迅速、各種佈景如何精緻漂亮、還有每一個腳步從地上揚起的櫻花花瓣有多動感⋯⋯這些大概可以留在腦海裏一輩子吧!

人微言輕不敢說對偉大作品有什麼評論,不過有一些心中的疑問總算在網上找到答案,以下為昨天挑燈夜讀找到的一些資料及我個人的解讀分享。

演出時最吸引視線的就是馬克白夫婦成為國王皇后之後,那個中間插着一根幼幼長長東西的髮型是什麼回事?

原來蜷川馬克白背景為安土桃山年代,夫婦兩人的假髮「鬘(かつら)」為「垂髪(すべらかし)」,再加通「笄(こうがい)」做成如同角一般的髮型。

話說,笄(こうがい)和簪(かんざし)可不是一樣的東西。網上翻閱資料前者是「用來固定頭髮」,直到江戶時代成為「裝飾品」;「簪」是單純用來裝飾。不過現代用一枝簪固定頭髮的情況很多就是了。

普遍認為這是突顯夫婦成為了魔鬼頭上長了角就是形象化的象徵。都後來夫婦兩人的髮型回復正常,代表他們成為沒有角的魔鬼,受盡各種良心(假如他們還有)及精神折磨。試過多次兩人自覺擔驚受怕,反而不及已死的人睡在墳墓裏面安詳。

魔女由日本傳統歌舞伎男人反串女形三人演出,妖裡妖氣的台詞、配合詭秘與奇幻感在白塗的猙獰表情把詭秘藝術效果推至最高峰。

清家 栄一@EiichiSeike 飾演女巫

他們誇張的台詞和似是而非的對答,把人類「業障」的悲哀無常和荒謬絕倫展示得更為具體。

演技や舞のエッセンスには、歌舞伎や能の世界が入っていたが、魔女たちの台詞回しが滑稽過ぎたり、繊細な心の動きを表現する時に、台詞が大袈裟で、かえって人間の業の深さ、悲しみが伝わってこなかった。

本來看日本版馬克白非第一次,黑澤明的《蜘蛛巢城》就把原著裡面的巫女變成荒野小屋的紡絲怪物,蜷川版本更上一層樓。日本古來相信在原野裡指定時間時人和另一世界之物能夠機緣巧合地碰見早在古書出現,這一點正好在《你的名字》中的古文課老師口中聽過了(笑)。

佛壇的舞台佈景設計典雅,最初並不明白蜷川的用意。及後發現一段解說:

また本作を象徴する仏壇の舞台美術について蜷川は、「今の世と、死後の世界を繋ぐ仏壇。仏壇を開けて位牌と対話できるということは、シェイクスピアの作品が自分たちの物語になるということだと直感した。お彼岸には家で仏さんを迎え、お重を持って墓参りに行き、ご先祖のお墓や桜の樹の間で食事をする」と言及。

我嘗試用我的理解去解釋就是「今生今世和死後世界聯繫的就是佛壇。把它打開與牌位對話就是直接把莎劇變成我們的故事一樣。我們在家裏迎接另一個國度、拿着食物去祖先的墳墓前在櫻花樹之間吃東西。」

據說在外國公演的時候,坐在舞台左右兩邊的老嫗曾經被當成觀眾被阻止踏上舞台。我在賞劇時經常偷偷觀察兩老嫗:有時在吃東西、有時在看信件、有時在弄毛冷球、還有就是不停摺着千羽鶴。我可以留意到的就是,有時他們會露出恐懼、驚訝、平凡的表情,這些都是伴隨着舞台上不同情景變化。到了馬克白人生的最後一刻耳邊不斷令人毛骨悚然的低泣,原來就是老嫗們超超地悲鳴發出的「配音」。

女主角田中裕子在一些動畫裏面都有參與演出,例如哈爾移動城堡以及幽靈公主都可以找到她的名字。印象最深刻的有兩幕,第一就是經典的洗手—我以前看過的不同版本都是馬克白夫人說手上有洗不盡的血,可是台詞裏面用的最初是「しみ」,也就是「污漬」;直至後來她才說是「血的味道揮之不去」、「班戈理論上應該已經在墳墓裏場面」、「那個老頭(國王)怎麼有這麼多的血」⋯⋯⋯旁邊偷看夫人發出夢囈的醫生和侍女從莫名其妙都驚恐萬分的神情明確地都出了馬克白王朝已經窮途末路,這個惡毒的女人也活不久了。

第二個場面就是她閱讀了夫君的信在家裏面拉着大提琴盤算應該做什麼一幕。夫婦兩人商討暗殺大計馬克白表示猶豫的時候,除了耳熟能詳的說他膽小鬼沒有勇氣之外的對白,還加插了一句「你對我的愛不足」這樣的對白。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為了讓故事更加現代化?還是突顯夫人心裏面認為丈夫如果愛自己就要聽話這種心情?

講到和洋合璧,不難留意到除了有傳統日本戰士的裝束,還有穿着西洋盔甲的場面。房間裏面有椅子、有大提琴,還有親吻手部的動作以及願主祝福你、願天使保佑、祝願安息等等對話等等, 卻完全不覺得突兀。這裏補充一點安土桃山年代的小知識:其實莎劇作成的年代是400年前(早一兩年不是老在搞莎士比亞400週年活動嗎~),大約就是日本安土桃山年代,安土桃山的代表就是織田信長!他是一個非常喜歡學習西洋知識的人,所以在安土城內就算發現西洋的椅子或者樂器,也變得相當理所當然—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順帶一提,士兵們背上插着的旗幟上面是骷髏頭不是家紋,當然不會看到六文錢或者風林火山(笑)。

最後就是有關配樂的資訊。

使われている名曲とは、フォーレのレクイエム ニ短調作品48、ブラームスの弦楽六重奏曲第 1番 変ロ長調作品18、そしてバーバーの弦楽のためのアダージョだ。

想不到還能找到話劇中使用的配樂!Gabriel Urbain Fauré和Johannes Brahms分別是法國以及德國的作曲家。原諒我對我沒有什麼認識,我只知道這是外國的音樂。

この演出、1980年に初演されて以来、1998年まで、国内に加えてアムステルダム、エディンバラ、ロンドン、オタワ、ニューヨーク、シンガポールという海外でも上演されてきた。マクベス役は、平 幹二朗、津嘉山 正種、北大路 欣也と変わっているが、マクベス夫人役はこれまで一貫して栗原 小巻であった。今回の上演では、市村 正親と田中 裕子のコンビによる。

蜷川馬克白從1980年首次公然以來, 18年間除了在日本本國之外,還去過阿姆斯特丹、愛丁堡、倫敦、渥太華、紐約、新加坡等等。馬克白分別有平 幹二郎、津嘉山、還有連我都10分熟悉、在大河劇經常出現的北大路欣也。馬克白夫人一向都是栗原 小卷,今次兩位主角分別由市村 正親和田中 裕子擔當。

能夠搶到門票、可以近距離觀看,到寫完這篇紀錄感想文這刻還在感恩。

註:圖片是Google找的,全場嚴禁攝影。

延伸閱讀:

「過度的慾望膨脹,必定招致最可怕的滅亡」-《MACBETH馬克白》 2015

莎劇改篇現代版歌劇 2016香港文化中心《羅密歐與茱麗葉》五幕歌劇後記

我和莎士比亞有個約會 The Tempest《暴風雨》 Shakespeare in the Port

星光下莎士比亞的數碼港草地之約《馴悍記》 – Shakespeare in the Port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