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教室:​ 〈日語會話上達最大的障礙〉

無論是在剛剛開始、樽頸位、或者已經完成N1考試,沒有辦法讓聆聽或會話變得更好其實大部份情況原因都只有一個:不夠勤力。

8年教授日語以來,由於是私人教授的關係每一位學生到底說話能力可以去到什麼程度我相當清楚。
通常去到一個位置他們會開始懶惰:已經能夠去旅行的時候有基本的溝通,例如買東西、點餐牌、告訴他人自己來自香港。然後他們的會話程度就永遠停留在這些寒暄式的對話,沒有辦法再講更深入的東西。

沒有辦法講深入的東西主要來說有兩個原因:

1)本來這個學生內容話題深度就不足夠,使用廣東話都不能夠講完整的、有意義的、論理性的長句子。
2)心裏有很多說話想說可是沒有足夠的詞語,連「替換的後備詞語」或者「形容這個物件的詞語」都不足夠。

第一的狀況需要多看幾本書,不是上網看維基或者一些短篇的新聞。正正經經看一本書可以學到起承轉合、表達手法、論說技巧,這些不是只提供簡單基礎知識的維基網路百科全書可以提供的。
第二的話也是多看幾本書多看一些節目等等,豐富詞彙。沒有一個人懂得所有名詞但至少你要懂得形容你想表達的東西是什麼模樣。
通常我提出這兩個方案的話,大部份學生會說:我沒有時間、我要應付考試、我家真的有很多事情。
然後你會看到他們繼續和朋友外出上載圖片、去旅行、打機過關、去看電影……
時間是需要犧牲玩回來的,上天很公平每個人都只有二十四小時,成功和不成功就是取決於你願意犧牲什麼。
「我的朋友只有那天有空。如果為了學習日本語不能去見朋友我覺得這樣是不應該的!」
「我不會好像有些人考DSE就連祖父祖母的生日飯都不去,那是不孝順!」
每個人有自己的取捨,既然選擇了其他社交活動或者範疇,就要接受沒有那麼多時間和精神放在某範疇的現實。
但是香港人如果在搭地鐵的時間都可以用來打機的話,幾分鐘的時間為什麼不用來多看一條YouTube日文片呢?
早幾天有學生跟我說他不能夠放棄食飯的時間去看日語的電視台或者其他資訊因為吃飯是和家人相處的重要時光。我提議睡眠時間縮短增加閱讀時間,可是他說考試已經非常忙碌。最後我說洗澡的時候可以了吧?回想一下今天做過什麼事情,那些事情如果要用日語向朋友詳細敘述一次你可以表達嗎?他沉思。
每個人都有選擇權,如果日語在自己的人生裏面沒有那麼重要的話其實真的不用那麼辛苦,學得好只是錦上添花。但如果你決定一定要考取某資格、未來要成為日本文化或者日本語的上達者(不是掛羊頭賣狗肉那種)、或者希望自己真的能夠更加駕馭一種語言的話,沒有犧牲是絕對不會有回報的。
用盡所有方法都要增加自己接觸日語的機會。無論是烹飪書、打機、日劇、電影、或者是我最喜歡的歷史話題探究節目,你想成為一個日本語某方面比較出色的人,就朝着那方面努力。
講得好的學生都有一個共通點:不停找尋機會用日語寫簡短的句子或者表達自己當時的心情:無論是去當地、上網用口語模式寫Instagram或者Facebook、寫WhatsApp、做短句memo、參加不同的交流活動、還有就是做夢都會自編自導自演各種場景、洗澡坐巴士都會自言自語幻想自己每一句廣東話變成日語怎麼樣。
我的學生大部份都是80後、90後,都要上班、有家庭、有全職工作、或者是非常努力捱更抵夜的大學生。
就算生活在香港,為了增加日語機會不停看日文書、一年看30本的學生是存在的。
就算生活在香港,透過網路去日本的網站和留言板和日本人交流提升打字速度和會話能力的學生是存在的。
就算生活在香港,為了能夠有一個相對比較好的考試成績專程拿了一個星期的AL去準備日本語能力試的學生是存在的。
就算生活在香港,每天花5小時只看日本電視台不再接觸任何無線劇集和新聞報告最後N2 N1聆聽滿分兼口語流利在日本公司被升職調派去日本總公司工作的學生是存在的。
如果口口聲聲說自己真的很喜歡日本語,但是連放棄其他娛樂或者休息時間都不願意又諸多推搪的話,愛得還不足夠。
用不着羨慕人家的成功,有些時候人家的成功背後有幾多付出、有幾多汗水,我們沒有一個人看得到,除了他本人切身感受。
Tags:

Related Posts

by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中文大學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現每月定期到訪日本各地並成功遊盡47都道府縣,曾多次受邀到日本採訪於網絡推廣日本深度遊。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是喜愛歷史、文學、電影、蘿莉塔服裝、和服的全職私人中高級日語導師。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