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の膵臓をたべたい(港譯:我想吃掉你的胰臟)」看完漫畫&真人版後 的動畫版感想 ​

如果要我數有沒有什麼作品我會專程花時間看幾個版本,除了三島由紀夫的《春雪》之外就只有《我想吃掉你的胰臟》了。

本來看過真人版電影之後入手漫畫,感覺不過不失;就算知道在戲院裏面有人哭到雙眼通紅我還是覺得普普通通。

可是由於好友Gary和Marco兩個人都極力推介,最後又多得Gavin神推鬼使之下還是進場看了動畫版。

一看之下不得了,原來傳說中動畫神作真人版會跌watt說實在所言非虛。動畫版可以彌補了真人版無法拍攝出來的想像空間,女主角過身之後在櫻花樹旁邊講述對生存這回事的看法,我會覺得是動畫版裏面最精華的一段。

另一幕我很喜歡的就是在醫院裏面玩「真實與大膽」遊戲。「到底對你來說生存是什麼?」原來生存就是感受身邊的人、關心他們、同時被他們重視的感覺。

男主角從不會與人相處到慢慢被感染懂得了生而為人的喜悅,通通都是女主角用餘下的生命換回來的。

生存的意義-「生きる」って、どういうこと?

日本電影史上講生存的意義最著名的莫過於黑澤明的《生之慾(生きる)》,一個知道自己會死的公務員努力用自己的力量為村民興建了小小的休憩公園,留下了對社會有貢獻的成績之後就安然離世。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對象是年青人,未有講到中年要「立業」對社會的責任,佢講述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如何才是真正的「生存」。

女主角雖然不會怎麼看書,卻比起看很多書卻冷漠的男主角悟到了人生裏面更加大的道理:如果只是一個個體和周圍的人沒有關係,就好像植物或者單細胞,純粹是物理上活過卻不是真正體會到人生的甜酸苦辣、喜悅與悲哀。

如果說每個人的生命是一根蠟燭,女主角臨死之前燃亮了另一根蠟燭,促使了班上同學與這位孤僻男同學的友誼絕對是為這個社會推行了小小的貢獻。

這是愛情嗎?

無論是動畫漫畫還是真人版,我一直很糾結兩個人之間的到底是不是愛情。

動畫版最少有兩次提到這既不是愛情也不單純是友情,純粹是兩個人相輔相成互相依存的關係,用一個世俗籠統的詞語去概括未免困難,但是當兩個人互相補足,在不知不覺間成為真正交心的「另一半」。

如果女孩不會死沒有時限留下來的遺憾,可能兩個人最終會變成戀人、結婚、白頭到老,這就是所謂的大團圓結局—但我並不是這麼想。與其說是上天選擇了女孩要死亡,要讓他們兩個碰上然後男孩的性格被改變,不如說他們選擇了在人生裏面與對方一起走過珍貴的每一刻,從而建立了互相信任與依賴的關係。

世界上或者就有這種感情,只不過普通的凡人未必感受到:男女之間除了愛情和友情,同樣可以有如同生死之交一樣的了解與珍重。

動畫聖地巡禮:高岡市

高岡以後除了叮噹之外還多了一個選擇:《我想吃掉你的胰臟》的聖巡禮啊!

順帶一提,拙作《日本一人旅》中也有日本動畫如《你的名字》《冰菓》《忍者小靈精》的聖地巡禮,請各位多多支持。

2019年3月29日起香港各大書店有售

Tags: 日本, 日本潮流, 日本電影, 君の膵臓をたべたい,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動漫, 日本動畫, 真人版電影, 純愛, 愛情動畫, 愛情電影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