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一遇和歌山城時光旅程【帶着古董明信片實地考察】考古復修與歷史重現的偉大工程

2023年春天我突發奇想,想挑戰關於從明信片走入時光隧道、探索日本城郭百年變遷的旅行。由於我剛興沖沖馬上秋天買了關西的來回機票,膽粗粗寫了份研究報告書給和歌山縣觀光相關部門道明來意,問他們是否會有興趣支持這個瘋狂的活動。

聽上去天方夜譚又不自量力,沒有坐擁無數粉絲的小薯如我最後在和歌山縣穿針引線下遇上了奇蹟。

其他和歌山系列:

【眺望海景的紀州東照宮】左甚五郎雕塑、狩野探幽壁畫、德川家紋御守、108級江戶時代石樓梯

和歌山縣新宮市【秦國渡海傳說 徐福公園】長生不老靈藥與逃亡上陸之地、當地人才知道的千年傳說

紀州東照宮

令和5年10月17日,於巍巍和歌山天守下我與日本歷史學者伊津見先生及曾在はブラタモリ節目中亮相的「和歌山城MASTER」柳先生會面了。

【ブラタモリ和歌山】ロケ地、タモリさんが御三家・和歌山城に迫る#195

要數和歌山城最重要的三位紀州德川家藩主,分別是首任藩主家康十男頼宣、提速開墾農地與儉約的五代吉宗、還有對於藝術有造詣的文化藩主十代治寶—不過今次過來,我們有更有趣的事情!

我把辛苦用時間血汗金錢搜集回來的一整疊古董明信片珍而重之拿出,兩位先生雖然帶着口罩卻難掩眼中興奮以及對歷史的熱情。有備而戰的兩位,原來早就聽聞今日的會面以及任務,而且已經期待了幾個月!

MASTER柳打開和歌山城地圖,伊津見隨即金睛火眼盯住每一張小小明信片。MASTER柳眼明手快,逐一把明信片「配對」到攤在枱面的現代地圖上!

只見伊津見微微點頭,一臉沉思。

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2分鐘已可把百多年前的景色跟今時今日的位置完美地配對了嗎?嘿!MASTER柳接近20年的朝夕相對,和歌山城就好比他家的客廳一樣熟悉。

望着地圖與滿枱的明信片,下一步是制定完美的「時光探險」路線。我們三人來個眼神交流,就知道是出發的時機了!

START!!

穿過2006年復原的木製御橋廊下,仔細觀察可以看到柱子的基石。這是發掘途中發現的地基,在柱子的底部插入洞裏便可以使用。這個復原後的御橋廊是有斜度的走廊,無論是在城堡、還是日本其他傳統建築物都是非常罕見的。

話說在2008至2015年間,二之丸殿大奧遺址曾經發掘過,不難發現飯主庭園的池塘、排水渠、還有德川入紀州前前城主淺野氏的石垣。現在使用AI可以重新浮現當時後宮的風流生活場景。

穿過緩緩斜坡,伊津見突然停下腳步。MASTER柳拿起第一張古董明信片比對眼前的景象,我們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懾住了。

我們繼續前進,終於在石坂頭上再次發現類似的風景。唯一不同的是,照片上一間小木屋不見了。

伊津見說:「那是戰爭的時候失去了的小房子,後來沒有重建。所以我一看明信片便知道這是戰前東西!」

和歌山城大天守與小天守還有兩個多門櫓連接的連立式天守與姬路城、松山城一起被稱為日本三大連立式天守。1935年和歌山城被指定為國寶,卻遭受戰火燒毁。到了1958年終於重新落成,現時城堡上的三層屋簷上都有唐破風與千鳥破風等格調高雅的裝飾。

今日我們帶着冒險精神去找尋明信片上不同的角落如同尋寶遊戲,但在和歌山城再戰火中銷毁時,這些明信片可背負了任重道遠的歷史意義。

這是因為即使能夠找到當年和歌山城的建築藍圖,也需要實際照片的輔助,才能重建成今日的鋼筋混凝土宏偉建築。

換句話說,明信中的「和歌山城」早就不復存在;但亦因為這些古董明信片的存在,才能複製出今日我們看到的「新·和歌山城」。

暑去寒來春復秋。百年樹木與水利電力各種因素也改變了百年前景觀。百年前其中一個攝影位置現在要有特別許可才能入內。不過慶幸就在禁區最前線,我們依稀彷彿還能窺見往昔的餘暉。

可是有些明信片卻因為樹木或者土地規劃緣故,我們已經不能去到原本的角度位置重新拍攝了。

接着,兩位先生頻頻耳語。伊津見帶領我走上高聳的石垣,我望着結晶片岩的野面積砌法、「砂岩的充填式積法、還有花崗岩加工法⋯⋯還沒回過神來已經到達石垣最上方的角落。

「還差一點點!還差一點!!」腳下遠方傳來MASTER柳的呼聲。他手上拿着另一張古董明信片,正在遠方左右調節位置,研究如何把構圖還原百年前的景象,再連同我們拍上現代時光旅行照片!

接着,我們穿過長長的通路來到了岡口門。岡口門是戰爭中的幸存者,門上面有白牆樓櫓。這是江戶時代留下來的珍貴文化遺產,自然也在明信片中體現到了。由於這是貨真價實的古董,已作古的明信片攝影師跟我們三人看到的,是絕對貨真價實同一座岡口門!

「還有一個位置是岡公園!」兩位達人四目相投後立即採取行動,連跑帶跳衝出岡口門。原來岡口門對面是岡公園,這裏有個五六米高的鋼筋混凝土山丘,屬於當地居民的童年回憶。這種遊樂設施幾十年很常見,但近年因安全條例變得稀有。兩位土生土長的和歌山大男人,大概回憶起童年在公園看見的和歌山城了!

果然不負眾望,岡公園正是最後一張明信片取景之地。只不過從角度所見,百年前拍攝之地應該在混凝土的小山丘地面、而阻擋着我們視線的平成紀念碑也絕對不曾存在。

我們三人終於成功跟百年前攝影師於站到同一片土地,但遺憾是即使我們爬上混凝土小山丘最高端,也沒法看到攝影師瞳孔中、曾經出現過的倒影了。

這正是:

百年今日此城中,紀州德川顯武功。

人面不知何處去,岡門仍笑落花風。

我們抱着鬆一口氣又有點落寞的心情來到西之丸庭院內的茶室,這裏有個漂亮的名字叫做紅葉溪庭園。它巧妙地利用虎伏山溪谷地形再配合紀州特產青石,配搭出池泉回遊式庭園。

這裏在1973年重新裝修過, 1985年被指定為國家名勝。

池塘上、楓葉之下的秋天,一定紅得如火燒一樣吧!

最後,我們在岡門拍了世紀合照。左起:伊津見先生、本人、右為MASTER柳。

20秒跟香港日本三人組快閃和歌山城古董明信片之旅!去片!

延伸閱讀:

Tags: 紀州東照宮, 德川賴宣, 江戶, 紀州藩, 德川家康, 和歌山城, 日本百名城, 日本實地考察, 古董珍藏, 日本名城, 日本古董, 德川御三家, 和歌山, 和歌山縣, 日本城堡, 城郭, 日本城郭, 戰國城郭, 戰國大名, 江戶時代, 紀州德川家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東京留學、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並多次深入採訪日本各地。興趣為和服、水引、日本明治大正文學、持唎酒師資格。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及香港日本戰前交流歷史研究《爐峰櫻語:戰前日本名人香港訪行錄》(2022)、《爐峰櫻語:戰前日本人物香港生活談》(2023)。除本網站及FACEBOOK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亦透過日本語雜誌「HONG KONG LEI」推廣香港文化散步。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