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節思考:穿着和服時感受到的壓力(原文:国際女性デーに考える、着物を着ていると感じる抑圧について)】

本文原文為「 【着物コラム】国際女性デーに考える、着物を着ていると感じる抑圧について」,由居住在東京的和服配搭師Sato創作。本人得到作者同意翻譯全文成繁體中文,分享給香港及台灣的讀者。

各位好,我是和服配搭師Sato。今天是婦女節呢。

如果第一時間腦海裏想到 feminists 這個詞語的話,各位請去Google上面搜索一下什麼是婦女節吧。

就算是Instagram上面都有很多人使用這個 #hashtag,自我意識過剩的事情放上網會不會招人厭倦呢?雖然有這麼想過但還是想寫一點東西。

為什麼偏偏要揀今日去發這篇文章,是因為和服等於溫柔嫻熟的女性象徵這種意識實在太多,甚至已經變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

對於這種印象有違和感、和自己的感覺有落差的情況實在很多吧。

閱讀本篇文章的各位讀者之中、沒有穿過和服的朋友可能都存在。我不是想給大家負面的印象,但是由於穿着和服的時候體驗過「跌入地獄一般」的感受,所以我今天盡量嘗試不要加入太多個人感情去分享給大家我的意見。

這麼說吧,我不認為穿着和服就要做一些非常優雅高級的事情。我只是認為我不是這種人。

喜歡穿着和服的人當中,感覺「穿着和服的時候和平常的自己變得不一樣」、「穿上和服連行為舉止都變得優雅」的人是一定存在的。我絕對不是要否定他們的想法。

因為每個人喜歡的東西和想法都有千百樣分別,「大家不同大家都開心」就最好。

反過來說,「被他人強行要求要變得優雅」這種想法就不一樣了吧!

以前我都寫過類似的東西,我只是把和服當成自己喜歡的服裝。

明明就只是這樣一件簡單的事情,賣衣服的人會說「日本人果然還是着和服」、甚至是穿着和服的時候才會被要求「請幫我斟酒啊」。

我不是為了服務不認識的人去穿着和服,穿着衣服只是單純的穿着衣服。「不是日本人都可以穿着?你說什麼?」雖然會有人這麼想,但似乎這就是現在的狀態。

和服是成熟穩重溫柔端莊的日本女性的服裝,這些日本女性因為有「和心」所以穿着和服。着想和服理所當然就要為他人提供服務吧!

下?不要講笑吧。

我並不溫柔端莊、我很地道的。

雖然我是這麼想,這幾年就「這樣」活着,終於要求服務大家的事情也減少了。比較全體數字如何?恐怕沒有什麼轉變吧。

穿着和服的人其實極端稀少,旅館裏面的主人和服務生、銀座的俱樂部夜總會的女性等等、要提供服務或者是工作的印象催化了這種現象也不可知。

但如果是因為工作要提供服務是會有報酬的,我絕對是沒有酬勞的吧!(笑)

好吧如果穿着和服的人增加的話會怎麼樣呢?我的確有這麼思考過,不過按照目前情況應該不會怎麼增加吧。穿着又麻煩生存又麻煩的這一種服裝,沒有其他了。

日本女性美麗、「和心」很優秀、各種和服的宣傳語句我都聽過了。那麼「溫婉嫻熟的和服女性印象」是否有真的美麗呢?

我不這麼認為。

再這樣下去的話,連帶着喘息都覺得辛苦的社會壓力代表—和服,豈不是會變成壓抑的象徵呢?

和服真的是很困難的衣服。

穿着的方法困難,保存很困難等等固然理所當然。因為他人而看輕自己、還會成為喜愛隨口胡說的人輕視的對象。

我只是選擇自己喜歡的服裝,但卻要面對和自由這東西連結起來的局面。

和服是日本的傳統、日本的民族服裝。但是把過去的女性形象和和服直接聯繫起來,這種想法可以放棄了嗎?

因為是傳統所以就要把以往的古代思想完全不作任何變化保留下來,我並不認同。

後記:

這篇文章翻譯完之後,Sato在Line再跟我補充有關最後一段的結論時代背景。

着物を着ていた時代の女性は選挙権がない。

家父長制度で、男が家庭を支配してた時代。

穿和服的年代女性沒有選舉的權利。那個時代,在傳統家庭觀念中男性是家庭的中心。

そういう時代背景も、着物の女性が大人しい印象に繋がってるんだと思ったんだ〜

在這種背景裏面穿着和服的女性就會和成熟穩重的形象自然地聯繫起來了。

延伸閱讀:

支持作者歡迎網購電子書、親臨書店或博客來訂購

日本一人旅 按此

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按此

Tags: 和服, 和服體驗, 日本和服, 和服租借, 和服控, 日本文化, 日本社會, 東京和服, 古董和服, 日本女性, 二手和服, 和服文化, 女性主義, 婦女節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