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民俗學者柳田國男提出日本傳統世界觀看和服的「晴(ハレ)」&「褻(ケ)」

民俗學者柳田國男提出日本傳統世界觀:「晴」與「褻」,日本語為「ハレ」及「ケ」。

簡單來說,「晴」代表特別的「非日常」;「褻」就是對應的「普通日常」。

新年、成人式、七五三、結婚典禮等等都是「晴」的日子,會有相應的習俗、儀式;跟「晴」相反,其他普通日子就是「褻」。

「晴」多數是喜慶事情,喪禮「非日常」事件還有一種區分叫做「ケガレ」,漢字寫成「穢」。

早年在中文大學認識、現已遠赴東京大學的張政遠老師,在疫情期間舉辦跨文化研究講座,旨在向香港的學生推廣日本傳統文化。

在張老師邀請下,我透過香港公開大學的平台為學生們簡介現代和服之中的「晴」與「褻」。

講座內容是這樣的:戰後日本迅速西化,洋服的流行造成和服產業式微。日本語中「着物」明明是指「着る物」,卻因為洋服普及化變成特別服裝,成為了「晴」的代名詞?

令和年代,和服依然有「晴」「褻」之別,在Instagram搜尋「#普段着物」就會發現和服沒有被遺忘,還以新姿態繼續存活、發展。

除了講述不同種類的和服,亦有拿出私伙的「晴」(成人式振袖)給各位隔螢光幕觀賞;其他日常用的「褻」類和服,各位如果有看我的Instagram(ID:kirita)應該也見過不少了。

或者大家會說:「和服分類太多,頭昏腦脹!」

打個比喻吧。

就好像黑色的裙子也有分開禮服、上班服、日常服,並不能說黑色的裙子就一定是晚禮服啊。

Tags: 和服, 和服歷史, 民俗學, 日本和服歷史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