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化教室】帥氣漂亮日本學校制服背後的家庭經濟負擔&低收入階層

香港有句說話:窮人生仔正仆街。

意思就是窮人根本沒有多餘的資源給下一代,勉強生出來沒有幸福不過是全家一起受罪。多年前曾經寫過介紹小學生書包以及中學生書包的文章,今次跟大家講日本的貧窮家庭與學生制服。

首先必須要讓大家有個概念:日本並不是沒有窮人的社會。以前在本網為大家介紹過的日本社會學家兼作家三展的《下流社會》、還有橘木俊詔《格差社会何か問題なのか》等等都有講解日本貧富兩極化、社會下流化的現況。

日本的兒童貧窮問題在海外媒體尤其中文地區不太被重視,亦有不少外國人例如我某些天真的日本語學生們總以為「若果投胎在日本家庭必定享有中產生活」。

事實上在2020年因為武漢肺炎吃不飽的孩子還要政府及地方團體提供食物劵才能生活下去。這個文京區還要是名校東京大學的所在地區。

支援貧窮家庭小孩子派發食物劵的新聞

日本校服用料上乘帥氣漂亮,但是我們在街道上看見莘莘學子們身上漂亮的整齊的校服真是一分錢一分貨都是這些孩子們父母的血汗錢、甚至有可能是借錢才買到⋯⋯

借高利貸的母親最後殺害女兒

2014年秋天,千葉縣一位被貧窮逼到末路母親松谷美花用初中二年級女兒可純的鉢巻親手殺害了自己的孩子。(朝日新聞報導

據稱母親為了要籌款購買女兒公立中學的校服錢,跟高利貸借款75,000円。

44歲的松谷美花於2002年跟丈夫離婚,輾轉在日本各地生活養育13歲的女兒可純。事件發生前七年母女開始住在銚子市縣營住宅,母親在附近的鄰町給食中心(KIRI按:給食是學校提供給學生的午飯)做兼職職員, 1小時850円。每年收入大約100萬円左右再加上兒童撫養津貼每個月大約有12萬円的收入。

雖然這種政府津貼的住宅一個月只需12,800円,但由於連續兩年沒有交租房間必須強制被收回。強行執行法例當日這位母親承認親手殺死了女兒。

社交媒體上做的校服相關調查

因為貧窮導致的家庭悲劇引起了當時日本社會的極大迴響,2016年9月25日的朝日新聞指出有機構發起社交媒體調查收集不同學校的校服價格資訊,發現不同的學校價格雖然有不同,卻不約而同成為無數家庭的負擔。

一般來說,男學生的外套以及長褲兩件(夏天冬天)、長袖及短袖襯衣、再加上領帶前後大約需要50,000円。如果另外需要外套或者背心,大部份學校都需要學生購買指定公司的商品。有一部份連皮鞋、皮帶、襪子也是被指定的。

日本制服的各項功能

學校制服的市場規模大約有1100億円,主要由四間制服公司壟斷了七成的市場佔有率。學校制服的販賣價格這10年來一直上升,總務省統計局的「小売物価統計調査年報」 就有以下的資料報告:

2007年度に2万7000円~2万8000円ほどだった販売価格は、2016年度には3万2000円~3万3000円に。

特に2015年度から2016年度にかけては生地材料の羊毛価格が上昇したことで、さらに値上がりした。

由此可見雖然日本的經濟停滯不前,甚至有人說平成年代的經濟非常惡劣,校服的價格不跌反升,特別是2015到2016年間羊毛價格上升之後就更加昂貴了。

在日本養育一個孩子有多貴?

香港人有一句說話:「窮人勿生仔」。到底在香港養育一個孩子貴、還是在日本養大一個孩子貴?

「當白領的丈夫去年1月生病,上個月復工之前一直使用社會津貼以及太太的兼職收入去維持。今年春天大兒子就職、次子升高中、長女就升中學。為了要上班開車長子要到汽車學校去學習、還要買西裝;次子高中考試費用、公立學校發表合格前的私立高中的各種手續費、課外活動的用具費用;最後還有長女的單車以及學校指定要購買的東西……這裏用了差不多80萬円。最後用了兩夫妻的保險金去做擔保借錢才完成以上的項目。」

接着是居住在大阪40歲的主婦的分享。

「高中二年級的大女、中學三年班的大仔還有中學一年班的次女、小學生的次子還有三子加起上來總共有五個孩子。

五年前大女要入讀中學的時候,制服、體育服、還有書包以及運動鞋等等通通都是學校指定,加起上來大約用了70,000円。入學之後,夏天的衣服還有泳衣又用了30,000円。

第二個女兒原本可以使用長女留下來的東西,可是到了長子入學之後校服改變款式,所以原本打算留給弟妹的服裝都不能穿。還要是開學禮前半年才提出突然要變更,引起家長憤怒。

入學之後過了兩個月又是買夏天制服的時間,校長有指定的供應商提供一個3000円。可是買回來之後又說有黃斑結果要重新購買,這不是太貴了嗎。

背心還有外套雖然可以自由決定購買與否,但由於指定的以外一律禁止所以如果要穿還是只能夠買指定的服裝。」

結語:

香港有句說話叫窮人生仔正仆街,但是亦有家境普通的香港市民會說「平有平養、貴有貴養」。

無可否認香港雖然課本很貴還可以買二手,有些學校亦會提議讓師兄師姐的校服書本留給家境有困難的學生。

之前曾經看過一本書《為什麼女高中生的裙子這樣短》,作者佐野勝彦是校服業界的老前輩。他曾經講過日本校服經常更改款式,跟朝日新聞中分享個人經驗的家長們所講如出一轍。

如果跟香港家長說買一次校服港幣$5000起跳是很正常,會有幾多人痛罵學習不是普通平民百姓的權利?還有那些香港人大叫名貴的小學書包ランドセル並不一定是學生貪圖面子自己希望擁有,有很多時是學校指定非買不可。

我大膽假設:如果不是2014年發生了貧窮家庭慘劇引起廣泛討論,可能不會有人注意到好多普通日本小家庭都只能打腫臉充胖子借錢養大孩子。

要養育一個小孩從來不輕鬆,不只是香港日本同樣艱辛。

延伸閱讀:

支持作者歡迎網購電子書、親臨書店或博客來訂購

日本一人旅 按此

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按此

Tags: 日本, 日本旅行, 日本文化, 日本語, 日本社會, 日本生活, 日本制服, 日本校服, 高中生, 日本JK, jk, 日本高中生, 日本文化研究, 社會學, ランドセル, 日本書包, 貧窮家庭, 日本貧窮家庭, 日本高校, 中學生, JK制服, 日本生仔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